火候差不多了,易空灵不再拒绝,讲出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来源:宏伟的家乡 2018-12-02 20:33:22

用过晚饭,长公主与易空灵聊起了家常,她对易空灵的称呼也近了几分,她问过雁迟,他有什么喜好或者忌讳,雁迟并不知道,既然是夫妻不妨说给自己听听,一个人总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长公主换了称呼,易空灵却不敢逾越,他觉得自己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如果非要说,那大概就是弹弹琴唱唱曲自娱自乐。可惜长公主殿下不喜欢这等效仿欢场女子的低俗做派,自己以后不再碰那些东西。她服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是君子雅事,昨晚是自己太偏激了。

易空灵却谦卑到自己不懂诗赋,也不会下棋绘画,只会奏些上不得台面的词曲。不瞒长公主殿下,自己在南朝摄政王府做的就是端茶倒水伺候人的低贱之事,君子雅事还请长公主殿下多多教诲。长公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要妄自菲薄,既然圣上和叶相都对你刮目相看,必有过人之处。易空灵淡淡笑了笑却没有答话,又恢复沉默。长公主又问道:如果我不对你说话,是不是你永远也不会对我主动说话呢?

易空灵唯恐无知多言引起长公主殿下厌烦,长公主却说想听他讲小时候的事情,自己对南朝那位摄政王很感兴趣呢,多了解一些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或许对今后治理北国也有益处。易空灵试探道:长公主殿下仍想复出,辅佐朝政么?长公主并不避讳。面不改色道:当然,十年之期已过我对刘家仁至义尽,不能再虚度光阴。如果圣上同意,我一定会像十年前那样为国效力,否则驸马这位子怎么会如此抢手呢?

易空灵自嘲道:多少年轻才俊争来争去,却便宜了我这样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无能之人,这是臣之大幸,长公主殿下的大不幸吧?长公主却避开这个问题,感慨道:是不是在你们男人眼里,女人太强了都不是好事呢?你希望我复出辅政么,为圣上分忧么?易空灵如实说自己敬重长公主殿下的才华,一直认为殿下不该因为是女子或者感情受挫就逃避责任。人生苦短,如果身负治世之才而不用,却甘心被埋没,那是民之不幸,国之损失,所以殿下如果复出绝对支持。

长公主殿下眼睛一亮:你真的如此认为?我认识的人里,少有如你这样看得通透地。没想到以你的出身。见识却比那些整日守着圣贤书只懂表面文章地庸才高得多。这些道理是谁教你的?易空灵解释道自己在摄政王府,有一段时间被派去打扫藏书楼,偷偷看了一些书。没有先生教,所以想法可能与一般读书人不同。后来臣来到相爷身边,耳濡目染,对过去读到的东西有了比较深的理解,见识增长,眼界也开阔起来。长公主忽然问他认为天下的时局是怎样呢?百姓们真正期待地是什么呢?

易空灵谦虚自己见识浅薄,虽然在端茶倒水之余想过类似的问题,却不曾请教过有学问的人,说出来恐怕会让长公主殿下见笑。易空灵却忍住没有说,觉得还是做些符合身份的事情,讲讲故事给殿下解闷更实际一些,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才华谈论天下大事。长公主本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能在相府内遇到志同道合的人。易空灵不肯谈理想志向,或许有所顾忌,又或者根本他的想法很浅薄,所以才闭口不谈。她想强压下好奇,可脸上多少流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嘴上也忍不住用激将法说道:那好吧,我觉得你也不会有什么高明的见解,不谈也罢,你讲讲摄政王府地事情吧。易空灵丝毫不为所动,不辩解也不生气,用平静的语气开始讲他在摄政王府内的生活琐事。他故意避开伤痛地部分,只讲他和母亲相濡以沫,讲他受到照顾时的温馨,偶尔提到摄政王,多是些虚化地高高在上地影子。每一个细节,因为真实发生过,他都记得清楚,讲出来栩栩如生,很具有信服力。但是这样点滴微末的幸福,是需要与长期恶劣地生活环境相对比才能体现出来的。

他不讲,长公主也能听得出。如果不是经常挨饿受冻,怎么会为了别人施舍的一餐肉食一件厚衣而欢欣雀跃呢?如果不是总被无端惩罚,身上伤痛不断,怎么会因为得到了一瓶金创药就感恩不尽呢?如果他有机会受到摄政王的栽培,就不会拼着完不成工作挨打的危险偷听先生教导别人读书。如果还有别人关心他照顾他,他就不会那样孤独寂寞内向自卑吧?长公主听着听着,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她转过头,迅速用手帕擦了擦眼角。

而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情绪,打断了易空灵的话:不用讲了,这些都没有意义。易空灵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伤痛,他却一句也不反驳,只淡淡道,虽然在摄政王府内住了那么久,却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到有价值的情报,让长公主殿下失望了。长公主盯着易空灵的眼眸,带着莫名复杂的心情,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不谈也罢。现在很想知道他的理想志向,可不可以告诉自己呢?长公主居然用的是恳求地语气。

火候差不多了,易空灵不再拒绝,讲出早已准备好的答案,他想早日与母亲团圆,身为相爷的义子,又娶了长公主殿下为妻,此等风光荣耀一定要与母亲共享。让她知道她的儿子不是庸碌之辈,让她知道她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长公主质疑,所以他赞同叶相南征,是为了早日接他母亲回来?这就是他的志向么?他想过没有,一旦两国开始交战,会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会有多少母亲失去儿子。日后他能与母亲团聚确实风光,可这是用多少将士的血肉尸骨铺成的道路?

易空灵知道长公主悲天悯人,不愿看到战争和杀戮,如果两国能够长久和睦,边疆安定,她的治国方略的确胜于叶墨,也将会是一个好地统治者。但现在的时局是南朝北国的帝王都想得天下,江北的卢存义更是想趁机分疆裂土自立为王。短暂十几年表面上的平静。暗中酝酿出更巨大的危机,一触即发。仁义道德早就无法约束帝王们的野心,战争无法避免。几个清醒的人慈悲阻拦有什么用呢?师傅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时局,暗涛汹涌难以控制。堵不如疏。破而后立,趁势造就一统地格局。

消弭纷争的本因,开创太平盛世才是救世的良方。南朝富庶强盛,有摄政王主持政务辅佐君主,国力蒸蒸日上;只要削弱北国地根基,制造北国内讧,让北国毫无还手的余地,南朝挥军北上,牺牲或许是最少地。倘若一拖再拖,等叶墨将北国地实力提升,等南朝皇帝老迈子嗣争位,两国势均力敌,再开始拉锯战,百姓们会遭受更多的苦难。当然这些想法,易空灵不会对长公主明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