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盛年,看清代东北军队如何通过外调研究重振旗鼓!

来源:方丈卷雨楼 2018-12-02 16:50:11

我国东北为清朝的肇兴之地,倍受清统治者的重视,有清一代被清廷视为稳固的兵源地和大后方。清代东北军队以马队为主,擅骑射枪技,自清初至清末,素为清廷倚重,每有大的战役辄被清政府调赴东北以外远至千里,甚至万里之地作战,频繁地参与国内外战事。

终清一代,东北官兵几近参加了清政府所有的对内、对外战争。清前期,黑龙江官兵被征调最多,盛京次之,吉林再次之。清后期,被调数量最多的是吉林官兵,黑龙江次之,盛京再次之。清前期,被外调的东北兵丁以正额兵丁为主,清后期余丁、西丹等也被频繁征调。奉调出征的三省兵丁,清前期战斗力较强,清后期战斗力逐渐下降。从战斗力来看,黑龙江、吉林官兵强于盛京官兵,额兵要强于余丁、西丹等。从管带兵丁的能力来看,被外调的委官不如曾历实缺人员。清前期,东北官兵出征较为积极。清代后期,东北民众视挑补甲缺为畏途,不愿出征。

被外调参战的东北官兵为维护我国的边疆稳定和国家统一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出征官兵的牺牲,也给众多家庭带来了不幸。清廷将东北视为兵源地,频繁征调东北军队,致使东北边防空虚,为外敌乘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机。清廷远距离地征调东北军队,存在耗时长且花费高的弊病。东北官兵出征整装银两的筹集有户部拨款、动用俸饷或地方库项、他省协拨、盛京户部借拨、铺商借垫、奏请调兵地筹办等几种方式。出征官兵、军装的运输,陆路用马、车、驼、骡等载运,在车骑不得力的山区由人夫肩挑,水路则以船运。官兵军行供给,由沿途地方州、县等机构办理。

东北各省八旗官兵至前线后,可能会集体地与他地八旗官兵合并成伍,但不会与绿营、土兵混编成营。大多数情况下出征兵丁无法传递家书。部分时候,经清廷批准,官兵方可通过驿站传递家信。 有关撤兵事宜,前线经略大臣须具折上奏,听从皇帝旨意。然后据皇帝批示执行,并将执行情况具奏皇帝。同时,前线统兵大臣还须将官兵撤归事宜,飞咨沿途地方,以便应付兵差,并将被遣撤官兵的名册飞咨兵部和兵源地将军。阵亡或被遣撤回旗的东北兵丁,其所遗甲缺须由兵源地重新挑兵补充。在补换兵员时,前线军营统兵大臣向皇帝奏请挑补,皇帝准奏后,令东北各省。

为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扩大在华权益,趁太平天国起义之机,英国、法国分别以亚罗号、马神甫事件为借口,在俄、美的支持下,发动了对我国的侵略战争,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此役,爆发于咸丰六年(1856)秋,结束于咸丰十年(1860)秋。在此期间我国先后与列强签订了《天津条约》、《北京条约》。此外,黑龙江将军奕山还私自与沙俄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此后,我国在东北、西北地区相继丧失了 150 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为抗击英法联军的侵略,东北军队曾六次被调入关。

咸丰八年(1858)四月,因僧格林沁所带兵力单薄,清廷遂调“黑龙江、吉林兵各五百名”来京听候调遣。五月,因清廷与英法等国议和,局势未定,咸丰帝又调盛京兵一千名“交玉明统带,往山海关防堵”。十一月,吉林、黑龙江二省又各被调马队精兵一千名。赴天津,以防守天津、大沽海口各炮台。咸丰九年(1859)正月,因海防兵力单薄,清廷命吉林、黑龙江各挑兵一千名“候天津防所调遣”。三月,清廷令该“吉林、黑龙江备调之兵,各一千名”启程,其中截留山海关各五百名,其余一千名屯扎天津海口。 咸丰十年(1860)七月,因军情紧急,咸丰帝命“吉林将军景淳、黑龙江

将军特普钦,各拣调马队余丁一千名,挑选猎户一千名”共四千名,驰赴河北通州听候调遣八月,清帝令前被调吉林、黑龙江余丁、猎户四千名,改赴热河护驾后,因老龙头海口有英法侵略军舰。咸丰十一年(1861)二月,奉天盗匪王达余党刘猪等在朝阳县纠集多人,遭。到了该县知县的清剿。后刘猪等纠集同党六七百人“分路进街放火焚烧,劫放监犯三百余名,并将县署看押人犯二百余名劈门放出”,还抢劫了三座塔税员衙门库银。

在热河都统请旨拨兵助剿下,咸丰帝谕令邻省派兵镇压匪乱。如史载“又谕:前据春佑奏,朝阳县盗匪刘猪等,经该县往拿,胆敢拒敌,复焚烧衙署,劫放监犯。三座塔银库,亦被抢劫。昨已谕令热河都统、盛京将军等派兵捕拿”。经过重重外调研究,排兵布阵,东北军队再次重振旗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