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分离武装与“新俄罗斯”是什么关系?

来源:飞狼 2018-12-02 21:44:51

所谓的新俄罗斯,全称叫做新俄罗斯联邦,跟普京的祖国俄罗斯联邦只有一字之差,多了一个新字。新在哪里?这个所谓的新俄罗斯联邦是由乌克兰东部闹分离的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组成的伪国家,不被国际社会所承认,即使俄罗斯也不敢公开承认它,尽管乐见这样的好事出现,为日后一旦形势剧变,新俄罗斯联邦套路克里米亚的“公投”模式并入俄罗斯联邦提供了俄式法理依据。

2014年初,乌克兰发生了“广场革命”,全国陷入骚乱,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于2月22日被推翻,亡命俄罗斯,随后,俄罗斯派遣“小绿人”部队进入克里米亚,控制了整个地区,并“保护”当地人举行“公投”,3月17日,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成为俄罗斯版图的一部分。

受到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鼓舞,一直有不臣之心的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的俄罗斯族分离武装攻占当地的行政大楼,接管了政权,并于2014年5月11日举行“独立公投”,12日宣布脱离乌克兰,成立所谓的“独立主权国家”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联合主席丹尼斯·普希林发表声明,称根据全民公决的结果,从12日起,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主权国家。他强调,鉴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人民的意愿以及为了恢复历史公正性,我们请求俄罗斯联邦审议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入俄的问题。

隔壁的卢甘斯克州的分离武装如法炮制,也举行“公投”,宣布成立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从乌克兰独立出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与克里米亚的“公投”为什么非常顺利地通过?这些地区都是俄罗斯族人占据多数,都有强烈的分离意识,都有一颗红彤彤的不臣之心,最终目的是并入俄罗斯。

2014年5月24日,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结成联盟,建立“新俄罗斯联邦”,选举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理博罗代为联邦首任总理,“国歌”为《存活下来,新俄罗斯!》,旋律抄袭自《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歌》。“新俄罗斯联邦”对乌克兰东部与南部包括哈尔科夫州、敖德萨州在内的8各州提出了领土声索。

南部的克里米亚已经被俄罗斯占领了,东部的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自行宣布独立,并公开声称要加入俄罗斯,其所取的新国名“新俄罗斯联邦”就赤裸裸地彰显这个反叛之心,乌克兰政府当然不能接受,无法忍受,当即派兵前往乌东顿巴斯地区(即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平叛,战争就此拉开了序幕,直到现在还没停息。

顿巴斯地区活跃着几十支不同派系的地方分离武装,绝大多数都当地的俄罗斯族人组成的,顿涅茨克方面,涌现出顿巴斯人民军、北营、顿巴斯爱国力量、堡垒营(其指挥官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领导人亚历山大-扎哈尔琴科,几个月前被暗杀了)、矿工大队、卡利米乌斯营(特种部队,指挥官为谢尔盖·彼得罗夫斯基)、俄罗斯东正教军、斯巴达营等;卢甘斯克方面,有卢甘斯克人民军、哥萨克国民警卫队、幽灵旅(兵力6000人以上)、苏联营、蝙蝠旅(第二旅)等等。

顿巴斯地区还活跃多支外国雇佣兵武装,例如东方旅(由东方营扩充而成)、国际营(成员来自俄罗斯、俄罗斯车臣、俄罗斯奥塞梯、希腊、匈牙利、塞尔维亚、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亚美尼亚等)、死亡营(车臣人组成)、曙光营(也叫黎明大队,成员包括俄罗斯志布尔什维克主义愿者,指挥官是安德烈·帕特鲁舍夫)。

顿巴斯地区的当地分离武装与外国雇佣兵武装虽然数量繁多,但在战场上不是乌克兰政府军的对手,为了这些武装不被乌克兰政府军消灭,他们的幕后老板俄罗斯(俄罗斯誓死不承认)的政府军悄然进入顿巴斯地区,抗击乌克兰政府军,这也是乌克兰在顿巴斯打了近五年的平叛战争,死伤无数,却一无所获的主要原因。活跃在顿巴斯地区的俄罗斯正规军有一个闻名世界的外号,叫做“小绿人部队”,这是一支身穿没有任何标志的绿色制服的军队,其模糊的身份使得俄罗斯可以理直气壮地否认自己介入顿巴斯的武装冲突,俄罗斯政府多次声称顿巴斯武装冲突跟自己毫无关系,欧盟为此制裁俄罗斯毫无道理。

“小绿人部队”是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实际控制顿巴斯地区的一张王牌,也是俄罗斯对乌克兰不动声色地地实施混合战争的主要手段,以达到抑制乌克兰加入北约与欧盟,脱离俄罗斯势力范围的地缘战略目标。

如果不是俄罗斯的“小绿人部队”战斗力强悍,屡建奇功,乌东顿巴斯地区的当地俄罗斯族分离武装与外国雇佣兵武装早就被乌克兰政府军消灭了——乌克兰政府军再怎么差劲,对付分离武装与外国雇佣兵武装还是绰绰有余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