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分享:日本人不吃苦瓜,还有粉白如玉的“西施舌”

来源:恺哥爱美食 2018-12-02 22:35:31

大家好,欢迎来到恺哥爱美食。我前面写过日本人不吃苦瓜,结果收到好多读者的来信、来电,告诉我并非如此。提出意见的主要是鹿儿岛、福冈、熊本以及北九州一带的读者。这么看来,似乎九州人是吃苦瓜的,那么其他地方又是什么情况呢?有读者曾来信说,从九州搬到大阪之后,因为在蔬菜店找不到苦瓜而感到遗憾。

我们所居住的关西一带好像也没有人吃苦瓜,而想当然地认为全日本都是如此,这是我的判断有误。以前,我曾写过在中国,冬至会吃甜丸糕,但是后来才知道这只是我的故乡台湾和福建的习俗,而中国北方冬至要吃馄饨。真是惭愧。自认为自己身边小小圈子里的事情,就能代表全世界,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另外,我也曾写过日本人不吃丝瓜,但后来听说日本也有人吃未长老的嫩丝瓜。还有葫芦,我曾写过就连中国人也不吃。但是,听我妻子的舅舅说,嫩葫芦还是有人吃的。“你这个天生的冒失鬼,就是因为经常武断地下定论,所以事后才会弄得焦头烂额。不是还有‘据说’、‘好像’等表述方法吗?"

作为这系列文章的共同执笔作者,妻子脸上挂不住,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什么,你是说要我给自己留退路?让我敷衍了事?"“我可没有让你敷衍了事。我只是想没必要那么急着下定论。”“有了定论读者才会觉得舒坦,感觉也好。”“那也要适事而论。不是很明确的东西,还是不下定论为好。”“我就是觉得很明确才写下来的。”“可最后还不是错了吗?"“嗯好了,别说了。”

不想没完没了地吵下去,我赶紧结束这场争论。不只是苦瓜和丝瓜。冲绳人很早以前就喜欢吃动物内脏了,我曾收到冲绳的妇人寄来的带有插图的信件。总是说“日本人如何如何”,这样一概而论的判断方法真应该好好重新审视一下了。

冲绳的饮食生活好像有很多地方与台湾、福建相近。也许是因为地理位置上比较近,并且自古以来就有频繁往来。明太祖朱元璋曾派册封使到琉球,而琉球也曾派贸易代表团常驻福州。可以说,福州曾是琉球的对岸。为了写《鸦片战争》这部小说,我查阅了林则徐的日记。林则徐从北京抵达广州的第二日,曾写道:“夜作家书一封,托福州的琉球馆客商信局带闽。”

林则徐的故乡离福州很近。在一百三十年前,广州城就派驻有琉球馆(相当于领事馆)的人员,往来于广州与福州之间,并代人传递书信。毋庸置疑,这段期间也一定有文化交流,其中最容易传播的可能就是食物了。味觉就是世界语言,无论什么人都可通用。原则上,好吃的东西总归是好吃的。

说到写信,这里顺便提一下,我曾介绍过浙江省的美味点心“西施舌”。有人写信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食物。虽觉非常失礼,但由于时间有限,我无法对每个问题一一答复。“西施舌”我们也没有尝过,只是看到书上介绍说“粉白如玉”或呈舌状,舌尖点有食用红色素,等等。我只是引用了这些内容而已。

这种糕点是用糯米做的,里头放了松子。不过,最近听中国的朋友说,以“西施舌”为名的食品,除了浙江点心以外,还另有别的东西。名字可真麻烦呀!原以为只是糕点的名字,结果发现,福建人把某种贝类也称作“西施舌”。 世上有同名不同人,也有同名不同物。西施是越国的美女,原以卖柴为生,后被越王勾践的名臣范氢发现,将她献给了吴王夫差。

勾践在会稽山上被吴大败之后,一心只想复仇。为除掉恨之人骨的吴王,勾践设下美人计,将美女西施献给了他。果然,吴王十分宠爱西施,无心于国事,最终被越王勾践所灭。可怜的西施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太平记》中有一个场面,描写了儿岛高德在樱树树干上刻下了诗句:“天莫空勾践,时非无范蠢。”

我曾向中国友人解释这个故事,对方反问我:“那么,儿岛高德是不是想找个美女,送给北条氏?"这就想得太多了。的确,范氢利用了女色,但儿岛高德估计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从关岛回来的横井先生也高声朗读此诗,但他同样也没有打算把美女大和抚子献给尼克松,以期把他干掉,报仇雪恨。闲话少说。在前面曾写过,我们曾仿效点心“西施舌”,开玩笑地给我家自制的肉丸子起了“贵妃乳”的名字。

事后经调查才得知,幸亏想到的是杨贵妃,倘若起名为“西施乳”的话,恐怕又成问题了,因为那样就会跟另外的东西重名。所谓“西施乳”指的是河豚腹部白色的部分,因此“西施乳”也成了河豚的别名。美人的乳房和河豚的腹部,这样的联想确实让人有点不好理解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