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驻兵天宫寺,一代高僧忧愤死,一代高僧忧愤死

来源:大鲸讲历史 2018-12-02 22:47:57

五代乱世,天宫寺历经浩劫,寺院文物珍宝被劫掠一空。北宋开国后,天宫寺重新成为皇家寺院,再次引人关注。

 契丹驻兵天宫寺

从武则天到唐玄宗时期,是天宫寺大发展的时期,先后把天宫寺相邻之岐王李范宅院、薛王李业宅院、大将军阿史那·忠宅院并入寺院,建立了三个学院。天宫寺与太史监、宗正寺、内仆局三个皇家机构,基本上占据了整个尚善坊。

后唐末帝清泰三年(公元936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起兵叛乱,尊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契丹首领耶律德光为父皇帝,并割让幽云十六州,每年进贡巨额金银粟帛。同年十一月,契丹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建元天福。不久,契丹军团护送“儿皇帝”石敬瑭兵临洛阳,后唐末帝自焚殉国。

石敬瑭进入洛阳后,安排庞大的契丹军团驻扎在天宫寺。天宫寺自唐初建立以来,一直是皇家寺院,存有大量奇珍异宝,虽历经战乱,并无遗失,原因是军阀也有敬佛之心。但是,野蛮的契丹军团驻扎后,驱散僧人,将这些珍宝抢掠一空而退兵。

失去契丹军团的保护后,洛阳发生兵变。平定兵变后,石敬瑭迁都开封,以洛阳为西京。后晋天福七年(公元942年),石敬瑭死去,养子石重贵继位,耻于向契丹首领称“孙皇帝”,导致了双方的战争。后晋开运四年(公元947年)初,契丹军团攻入开封,后晋灭亡。

一代高僧忧愤死

五代时,洛阳最有名的高僧是从隐,俗姓刘,洛阳三乡人。出家后,于嵩阳寺受戒。后勤学精进,后唐明宗时任天宫寺住持。后唐末帝对其极礼重,多次到天宫寺听其讲经。

契丹军团驻兵天宫寺后,从隐等天宫寺僧人被驱散。兵退后,从隐带僧徒重回天宫寺。

后晋开运四年(公元947年),契丹军团占据中原,激起了中原人民的反抗。当年,刘知远在太原称帝,建立后汉政权。刘知远率大军南下,后晋北面行营马军左右厢都指挥使安审琦归附刘知远。刘知远大军攻克洛阳,由安审琦镇守,然后进军开封。

《五代史补》卷四《安审琦恶释氏》说:“安审琦素恶释氏,凡居方镇,僧凡有过,不问轻重杀之。”其意是,他任职的地方,僧人只要有过失,就难逃一死。因此,他驻军洛阳后,僧人纷纷逃走。

后汉乾祐元年(公元948年),刘知远卒。其子刘承祐继位,是为后汉隐帝。安审琦被封为齐国公,他把天宫寺的西半部拆掉,营建府第。从隐带弟子阻拦,安审琦不听,并打死多名僧人。

从隐忧愤成疾,乾祐二年(公元949年),灭寂于天宫寺,享年五十三岁。火化后,徒弟们树塔于寺内,四散而去。

后周时,安审琦被封为南阳王、平卢军节度使。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安审琦被其爱妾和其仆人谋杀于开封。

安审琦之子安守忠,时任卫州刺史,他信佛,认为这都是报应。于是,将洛阳的安审琦旧宅交给了官府,请其重新归属天宫寺。

  一代高僧忧愤死

后周是五代时期的最后一个朝代,是后周太祖郭威于广顺元年(公元951年)灭后汉而建立,仍以开封、洛阳为东、西两京。后周太祖任命武行德为西京留守,武行德执法严明,执政有方,洛阳大治。

后周显德元年(公元954年),后周太祖驾崩,其养子柴荣继位,是为后周世宗。后周世宗是五代时期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但是他对佛教极反感。次年,后周世宗下诏:非朝廷特许的佛寺一律废除,禁止私度僧尼。在佛教史上,此事件被称为“后周世宗灭佛”。

天宫寺属于官办佛寺,不属于拆毁之列,但是该寺已无僧人。于是,武行德将天宫寺九曜院以外的院落,全部用于安置流民。安守忠将安审琦旧宅交给了官府后,也用于安置流民,并在此设置粥场,给流民施粥。但是,由于用火不慎,粥场失火,安审琦旧宅尽焚。

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后周世宗在北伐契丹之战中驾崩,七岁幼子柴宗训继位,是为后周恭帝。其时,僧人义庄来到洛阳。

义庄,俗姓张,滑台(今河南省滑县)人,是个游方和尚,师出无门。年近花甲的义庄和尚到洛阳后,听闻左散骑常侍申文炳信佛,于是前去化缘。申文炳见其气度不凡,就请其讲经。义庄背诵并讲解了《法华经》,申文炳大惊,马上向武行德推荐,让他入住天宫寺九曜院。

后周显德七年(公元960年)正月,赵匡胤篡夺后周政权,建立宋朝,加封武行德为中书令、韩国公。武行德入朝谢恩,向宋太祖赵匡胤谈起了义庄和尚和天宫寺,宋太祖立即下诏,封义庄和尚为天宫寺住持并赐紫色袈裟,允许他私度僧尼。这样,义庄和尚成为宋朝第一个被皇帝封赐并允许私度僧尼的僧人。

义庄和尚开始招收门徒,逐步收回被居民占据的寺院房产。宋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宋太祖下诏,大修西京宫室及皇家寺院庙宇。天宫寺经过大修,金妆重光,气象煌煌,再现大唐风采。

天宫寺是唐朝和五代时期的皇家寺院。它的建设和发展,是皇家意志和行为的体现,具有浓厚的国家政治色彩。所以,天宫寺和当时的诸多帝王有着密切的关系。

 武后祈雨天宫寺

天宫寺原为唐高祖李渊的旧宅,唐太宗李世民将其改建为寺院。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唐高宗与皇后武则天率满朝文武来到东都洛阳,并宣布迁都于此。龙朔元年(公元661年)九月,唐高宗和武则天驾临天宫寺,度僧20人。不久,任命律宗大师明导为天宫寺之主。

唐高宗晚年多病,由武则天临朝理政。程处弼将军在天宫寺建造佛像,为唐高宗和武则天祈福。武则天将天宫寺作为朝廷祈福祈雨之所,唐代李冗的《独异志》记载了当时祈雨的一段传说。

有一年大旱,武则天亲临天宫寺,组织规模盛大的祈雨法会,由高僧昙林主讲《佛说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祈愿灾害不生,万民丰乐。昙林发现,听众中有两个须眉皓齿、仙风道骨的长者。会后,他将二人请至茶室,昙林问他们从何而来?二老回答说:“我们是伊水和洛水的龙王。”昙林说:“我讲经的目的,是为了祈雨,两位仙家可知否?”二老回答说:“当然知道,但我们只有接到天符才能施雨!可请一位有修行的道人,向上天写一道奏章,我们取得天符后,必定尽力施雨。”

昙林立即将此事上奏给武则天,武则天马上派使者请来孙思邈,当时孙思邈已经130多岁。孙思邈在天宫寺大殿写下祈雨奏章,当晚天降大雨。

《独异志》所讲的这个故事,虽是小说家言,但也反映了武则天与天宫寺的特殊关系。正是在武则天时代,禅宗大师神秀、惠秀奉诏住锡天宫寺,迎来天宫寺和禅宗的黄金时代。

玄宗问茶天宫寺

唐玄宗李隆基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洛阳度过的,他的宅院就在天宫寺对面,中间相隔定鼎门大街,该街北接天津桥、南通定鼎门。那时,李隆基经常到天宫寺问茶参禅。

唐玄宗最好的佛门朋友是张遂,即僧一行,法号敬贤,号大慧禅师。他是唐代著名的天文学家,也是佛教密宗的领袖,著有密宗权威著作《大日经疏》。

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十一月,唐玄宗第三次巡幸洛阳,僧一行随行。到了洛阳,天降小雨,唐玄宗与张遂到天宫寺问茶,请住锡天宫寺的道氤大和尚讲经。

道氤,俗姓长孙,自幼聪敏好学,精通儒家经典,进士及第,后来入长安招福寺出家。唐玄宗即位后,请其入住洛阳天宫寺。在这里,他写下了《净业障经疏》。

在天宫寺,道氤向唐玄宗和张遂宣讲了《净业障经疏》,君臣三人禅茶一壶,相谈终日,各抒己见。

次日,天气晴朗,唐玄宗与张遂同登天宫寺阁。唐朝韦睿《松窗录》记述了这次登临寺阁的情景。唐玄宗在阁上,向远处看了很长时间,回头感叹了几声,对张遂说:“朕自出生以来,历经忧患,现在天下太平,难道最后还有什么祸患之事吗?”张遂上前说:“陛下您已经走了万里之遥,皇位正长着呢。”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西行到成都,前面有座大桥,玄宗问左右的人:“这桥叫什么名字?”节度使崔圆打马上奏说:“这桥叫万里桥。”玄宗慨叹道:“一行大师的话,今天果然应验了,我没有忧虑了!”

乱世沉浮天宫寺

在唐末的大乱中,洛阳城历经浩劫,天宫寺却完好无损,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唐朝灭亡后,进入五代乱世。朝代换得勤,皇帝换得也勤。天宫寺位于天津桥南,是从定鼎门大街进入皇宫的必经之地,也成了官员们迎接新君之处。

五代的皇帝们,大多是沐猴而冠的昏君。五代的官员们,基本上都是朝秦暮楚、毫无廉耻的小人,但也有个别正直大臣,比如后唐的中书舍人卢导。

后唐明宗长兴四年(公元933年)十一月,明宗去世,众臣立其第五子李从厚为帝,史称后唐闵帝。明宗的养子、潞王李从珂,时任凤翔节度使,举兵叛乱。次年二月,潞王大军兵临洛阳,后唐闵帝仓皇逃往河北。

宰相冯道在天宫寺召集百官,迎接潞王。冯道请中书舍人卢导起草劝进笺,卢导说:“潞王入朝,在此郊迎即可;若劝进潞王称帝,则礼不合。现在皇帝(后唐闵帝)北巡,急忙立新君,与法不合。您命我起草劝进笺,我断难从命。”

其实,潞王李从珂根本不需劝进笺,直接入皇宫称帝,是为后唐末帝。清泰三年(公元936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举兵叛乱,当了契丹的“儿皇帝”,建立后晋王朝。闰十一月,契丹人护送石敬瑭兵临洛阳,后唐末帝自焚而死。宰相冯道再一次率文武百官,迎新君于天宫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