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QG王朝——一开始我们不相信王朝覆灭,直到我们亲眼见到

来源:叨叨灰仔 2018-12-03 00:47:02

全程看完qg季后赛比赛,脑海里一直回响着这么一句话:机会给你了,你不中用啊。恐怕qg最忠实的支持者,对于昨天比赛的观感,也是无奈远大于不服。qg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昔日王者的余威还在,常规赛战绩也还能令人心生奢望。季后赛一打,就四个字,不中用啊。

虎死不倒威,可是再威风,死了就是死了。当然现在断言qg已死只是耸人听闻,可是必须要承认的,以gemini和qg初代五虎所代表的qg王朝时代,是真真正正落幕了。

qg的不中用,也体现在方方面面。昨天比赛最丑陋的地方,可能就是qg好不容易打赢一波团之后,大家没头苍蝇一样乱窜一阵,然后乖乖把视野和进攻权让给从泉水里大摇大摆出来的快乐痕和他的四个鸡毛太君。qg往日的判断力和执行力,似乎也跟着老阳的飘损普通法和猫神的辉月一样被带走就不再回来了。

qg作为曾经最为耀眼的一颗帝星,真正开始陨落也不过上个赛季的事,可回想起来却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qg带来的运营体系,纷繁复杂的打法,配合和执行力所给他们的红利,停留在了2017,那个qg最为辉煌的大满贯年份。

2018的春季赛,曾经的野辅第一人王天龙被迫彻底走出了野区,在边路的表现乏善可陈。刺痛打野前期进攻性偏弱的痛脚被人抓住无限放大。qg在常规赛初期遭遇新军hero,因为赛前一些报道营造的舆论氛围,被看作了以飞牛为首的qg部分队员和旧教练九折的恩仇之战。而qg在前两把把初出茅庐的hero锤成了人机。

一切看起来毫无违和感,所有人以为qg王朝还将理所应当的续写下去。然后,让二追三。久诚引领的大法师时代,拉开了帷幕。

大法师时代,屡屡被人诟病用不好炮台的cat,其实是有自己能看家的炮台英雄的,嬴政。然而被hero让二追三那一把,cat就祭出了嬴政,那局qg本来已经从劣势扳回了优势,然后上路团一波猝死,孤零零赶到的嬴政无力回天。

大法师时代,cat自身的性格和打法本身就偏排斥炮台,除了嬴政外其他英雄也不够优秀,在队伍中的定位甚至指挥责任也决定了他没法太好的找输出环境。于是第一中单的最有力竞争者就这么跌落了下来。

可怕的是,cat还算队里摔得最轻的,无论是赛季后半段才醒来的刺痛,沉寂一个赛季没能睁眼的飞牛,更别提已经掉出轮换的alan和老阳。没人想得到,在一个赛季前看起来还无法战胜无懈可击的qg五虎,最终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挽大厦之将倾。归根结底,qg好像一个被人看穿套路,空门大开的外家高手一样张皇无措。破绽摆在那里,无从改变,也无法遮盖。

gemini想求变,所以他让飞牛去转了肉边,让这个曾经傲视群雄的上单霸主,变成了抗压坦克。撤下了当爹当妈的两个保人型选手老阳和王天龙,换上了侵略十足的song和snow。甚至猫神彻底舍弃了法师的定义,开始祭出了中单张飞和程咬金。

大病用猛药,治标不治本,但最少能换来片刻的回光返照。冠军杯成了老五虎的绝唱,信心尽失的老阳和远征亚洲杯的王天龙没能上场,但不妨碍他们以qg队员的身份陪同队伍走完这一程。

轻取了素来视qg为苦主的jc和rng之后,在半决赛,他们遭遇了巨兽ba。ba悍然淘汰了edg,报一箭之仇的同时,以近乎无敌的姿态横亘在了qg面前,并且一上来就先下两城。刺痛狂化,飞牛睁眼。老王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守住了王冠。

夏季alan和老阳的出走在意料之中。最大的意外还是qg粉现在不愿提及的辣个男人。cat没有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就离去了,决定很奇怪,也不奇怪,可能就单纯是太累了,想换个空气呼吸,也很正常。总而言之,他走了。

那么qg的问题呢,联赛终究不是杯赛,不是经过保级赛的蛰伏之后只用打四轮捉对厮杀的淘汰赛就能再度一鸣惊人,漫长的常规赛足够其他战队把qg的点滴脆弱细细碾碎出来看。

一个队伍的五个人,三个打野出身,两个战边出身。初时大家兴高采烈冲鸭的尽头过去之后,开始面临敌人各种各样的沟壕陷井的时候,会不会面面相觑:谁保谁,谁都不会啊?

让飞牛打肉边,现在看来越来越像一件饮鸠止渴的事。他的天赋能力经验当然足以胜任一个合格甚至优秀的坦克,但是他的开团抗压能力远胜于他的保人。并且当他打回战边的时候因为思维模式的难以切换也丧失了他强对线的能力,越来越难在边路打出优势。恰恰是他太理解肉边战边打法的区别和精髓所在,反而不像痕改不了快乐,拿什么都是冲鸭的个人风格。

简单来说,让飞牛转型,qg收获了一个可以打坦可以打战的顶尖边路好手,却失去了一个睥睨天下的上单之王。飞牛不太保人,你指望满脑子冲鸭的宋保还是俨然以打野达人自居的snow保?所以刺痛再不复当初“来个保镖”的意气风发。所以伪装用干将张皇失措得被兰陵王逼迫着走位,用小乔孤零零得被一个人丢在团战后面。

分析qg战术打法上种种症结之前,不如先问问这只qg,是否还是一只团队,队员打比赛,是否还是为了这只队伍?qg所要做的,大概首先应当是,先重新成为一只团队。这并不容易,大概唯一可以慰藉的,是他们曾经做到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