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望的通用汽车:断臂求生裁员1.4万人,中美转型脱节何解?| 经观汽车

来源:搜狐汽车 2018-12-02 23:20:32

我们只为您提供有价值的阅读

面对汽车制造业的变革大潮,在车企的“百年基业”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舍弃的。

作者:刘晓林

出品:经济观察报

从通用汽车到德尔福,曾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制造商,面对转型时都变得如此决绝吗?

11月27日,美国通用汽车总部宣布,将加速推进向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转型。预计未来两年内,通用汽车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将翻一番。预计下一个十年伊始,基于五种新架构打造的车型将占据通用汽车全球销量的75%,其中,下一代电气化驱动架构将成为通用汽车投资的重点。

作为对这一投资计划的支持,通用将在明年关闭在北美、加拿大以及韩国等地的八家工厂,裁员1.4万人,据悉还将在美国市场停止生产别克君越、雪佛兰科鲁兹、凯迪拉克CT6等车型。最终目标是在2020年年底,全年成本降低约60亿美元。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工会以及加拿大总理的不满和抗议,通用汽车没有回应。美国国内报道称,通用公司的转型将成为北美汽车行业的转折点。这也让外界看到,面对汽车制造业的变革大潮,车企的“百年基业”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舍弃的。

通用汽车曾因为体量臃肿、反应迟缓而在金融危机中破产,曾作为通用子公司的德尔福同样经历过那次劫难,也同样成长为目前转型最彻底的零部件巨头。吃一堑长一智的通用在2009年重返华尔街之后,尤其在玛丽·博拉执掌大权后,开始了持续的“瘦身”行动。保证股东回报最大化成为通用所有战略的最终目标。

此次转身同样如此,通用在全球的传统燃油车市场销量都在下滑。不过,目前看来,这种转型似乎对中国市场影响不大。

1

观望的通用

通用在华虽早早就推出“四化”战略,但一直持投鼠忌器的观望姿态。在刚结束的广州车展上,通用在华合资公司上汽通用的高层在提及企业当前的规划时,并未将新能源车型的投放作为重点。未来几年的产品重点仍是加大SUV布局和三大品牌的品牌营销。三缸机是目前最大力宣传的技术热点。

尽管2019年将投放两款新能源车,但仍反复强调对使用环境、政策环境、市场接受度、盈利前景等全方位的担忧,认为新能源还没到最佳的切入期。但竞争对手似乎不这么认为,大众在中国的新能源、智能驾驶、共享出行等方面的合作在快速推进,在德国总部同样深度转型的基础上,将中国定位为大众全球转型的桥头堡和核心,2025年40款新能源车的规模显示了这一决心。

业界分析指出,中国是通用汽车的“利润奶牛”。与大众不同,通用近几年一直面临着提高利润率的压力,而中国市场的消费现状决定了,燃油车尤其是SUV仍有能力为通用贡献源源不断的利润。而品牌上,本身别克和雪佛兰的品牌定位和文化内涵从一开始就与北美定位殊异,凯迪拉克同样如此。因此,在中国市场,通用在电动化上的布局并不急迫,在智能化上,车联网的优势已经具备,凯迪拉克的Super cruise也宣告了存在感。因此,目前而言,合资公司的重点仍集中在了三大品牌的品牌建设和产品营销上。

很难说得准到底哪一条战略更容易成功。作为在市场营销上最为成功的合资车企,上汽通用对中国市场的了解确实毋庸置疑的,包括对中国市场的消费趋势、中国消费者的用车习惯、审美偏好等等。从谨慎投资、风险控制、压缩成本的通用投资策略角度来看,对中国市场维持一定的保守路线显然是必要和务实的。

中美两个市场的错位,也解释了为何通用近两年来在电动车和智能化上的转型动作如此之大,但在中国市场上,却显得相对“安静”的原因。事实上,如果从决心和行动力上来说,通用的转型力度是超过德系和日系车企。在底特律和硅谷,通用的新技术研发投入和测试推进速度让人侧目。

在将最新技术引入中国的决策上,跨国车企都曾存在犹豫,但今年以来,连观望数年的主流日系车企都开始主动加速在华纯电动车的投放。业界普遍认同,2019年将成为合资车企在华展开新能源汽车竞争的起点,而自动驾驶的竞争也早已开始。

通用中国方面似乎并不认同新转型战略中,中国与北美存在落差的说法,指出在2015年宣布的战略中,其中重要的一项是“中国市场的发展”,其他方面还包括“凯迪拉克全球战略”“加强品牌建设”“优化产品布局”和“发展衍生新业务”等等。

“关于通用汽车在中国的发展,中国市场一直保持着健康有序的增长,产能运用充分。我们对于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充满信心,未来将会继续根据消费者需求规划产品布局。”通用中国相关人士回复称。

2

两大市场的“脱节”

11月30日,北京五棵松的凯迪拉克中心将迎来凯迪拉克全新CT6的上市发布会,这是该中心更名为凯迪拉克中心后,举行的第二场新车发布会。第一场是一年前的11月,与凯迪拉克正式冠名五棵松体育馆同时举行的全新一代凯迪拉克XTS上市。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当时的凯迪拉克全球总裁约翰·德尼琛亲临现场,并在发布会后的媒体访问中首次回应了凯迪拉克在中国是否“以价换量”的问题,做出了“我们只是豪车价格战的追随者”的经典回答。

但仅五个月后,这位个性总裁突然宣布离任,原因是与董事会在观点上无法统一。约翰·德尼琛的离开已经是通用汽车转型的信号之一。在 2014年掌管凯迪拉克之后,约翰·德尼琛除了在品牌、产品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力推凯迪拉克从通用体系独立,包括将凯迪拉克总部从底特律搬至纽约曼哈顿的时尚街区,并对外宣布凯迪拉克将从通用财报中独立出来。

据外电报道,引爆其与董事会分歧的,是对北美经销商问题的处理。约翰?德尼琛严禁北美经销商降价促销,同时要求经销商升级店面、提升客户体验、加强竞争意识,来改善凯迪拉克的品牌建设,并花费了高达8亿美元来解决沸沸扬杨的经销商问题。这些举措对于强调成本精简、借凯迪拉克带动通用利润率提升的通用总部战略之间,矛盾重重。美国市场的起色缓慢,则直接加剧了双方的分歧。

随着约翰·德尼琛的离任和新总裁上任,凯迪拉克的独立危机宣布结束,2019年4月,位于纽约曼哈顿中心的凯迪拉克总部将会撤离,搬往密歇根沃伦市。实际上,提升企业效益一直是通用汽车破产重组后的最高战略。在玛丽·博拉来华的多次受访中,都强调股东收益最大化,在中国艰难推进的三大子品牌的品牌建设问题,似乎并不在她的难题清单中。

下一阶段,通用汽车的中美市场有多大的协同性很难说。因为即使是致力于凯迪拉克全球化的约翰·德尼琛,也强调中美市场有很大差异,称中国消费者比美国年轻至少五岁,而凯迪拉克在美国的平均成交价仅次于奔驰,远高于中国市场。

但来自中国的钱也越来越不好挣了,有未经官方证实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上汽通用营业额同比下滑了5.8%。遍布中国各个汽车细分市场的价格战将使传统燃油车的竞争更加惨烈。

暗中观察

默默关注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每日为你推送最有价值的汽车财经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