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恩熙《无名之辈》扇陈建斌耳光很紧张

来源:新京报 2018-12-03 02:38:57

邓恩熙

出生日期:2005年4月18日

出生地:重庆

星座:白羊座

代表作品:《嫌疑人X的献身》《你好,之华》《无名之辈》

近一个月,邓恩熙先后有两部作品在大银幕与观众见面,一部是岩井俊二导演的《你好,之华》,她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少年之南和袁睦睦;另一部是饶晓志导演的口碑之作《无名之辈》,她在片中饰演叛逆少女马依依,一巴掌把“父亲”陈建斌打得眼冒金星。而在去年,她还出演了苏有朋导演的《嫌疑人X的献身》,饰演林心如的女儿。

这个13岁的重庆姑娘,没有什么表演经验,就像她用一段真诚的哭戏打动苏有朋一样,在表演上她更多的是依靠对角色情感的投入。再加上她自幼学习舞蹈,自带一种成熟的气质,能够经受得住大银幕的考验。采访邓恩熙是在《无名之辈》的电影首映礼间隙,第二天她还要飞去上海路演,之后又要回横店拍戏。表演对她来说,是喜欢的事情,但她也坦言以后未必一定从事演员这个职业,“以后不一定会不会有其他喜欢的事情,有机会的话再说吧,未来还长嘛。”

9年舞蹈基础助力打戏

邓恩熙3岁的时候看别人跳舞,觉得舞鞋挺好看的,舞蹈老师就问她要不要试试,后来她就学了舞蹈。家人为了培养她的气质,让她从小学民族舞,一直学到去年她12岁。邓恩熙起初的柔韧性不是很好,在练习基本功时会很痛,“真是练一节课就会哭一次的那种,老师每次在踩胯的时候,我都会说老师轻一点,真的太痛了。”学舞蹈的这9年,邓恩熙有好几次想要放弃,“但我妈死活不让。”

虽然辛苦,但是邓恩熙一直坚持下来了,也得到了一些回报,在重庆她拿过一些舞蹈比赛的金奖银奖。更让她尝到甜头的是身上的“功夫”在日后拍戏时有了用武之地,“学民族舞对拍古装戏有很大的帮助,比如吊威亚柔韧性要好。我现在在拍一部古装戏,像闪躲、弯腰、踢腿等动作会比较拿手一点,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一场哭戏打动了苏有朋

邓恩熙的爸爸从事造型方面的工作,不属于影视这个圈子。妈妈是一位全职太太。“其实我从来没想过会走上表演这条道路”,11岁那年,一家经纪公司签下了邓恩熙,“好像他们以前在微博上看过我的照片,就到学校门口来‘堵’我。”

邓恩熙出演的第一部戏是苏有朋导演的《嫌疑人X的献身》,在片中饰演林心如那个角色的女儿。2016年这个角色在全国海选演员时,邓恩熙录了一段试戏视频给剧组,第二天对方就约见面。因为没有学过表演,也不知道怎么准备,邓恩熙就把词儿都背熟了。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试了两场戏,试完戏之后,这个角色当天就定下了她。她也不知道导演为什么会选择没有表演经验的自己,“我记得当时试戏的时候,试着试着我就哭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点让他比较印象深刻。”

没演戏之前,邓恩熙觉得哭戏好像是一件挺简单的事,但现在越来越觉得哭戏还挺难的,得进入角色才可以。拍《嫌疑人X的献身》的哭戏时,“拍了很久,我不敢让自己断情绪,导演在喊‘cut’之后,工作人员可能会换机位准备一些东西,我一个人在旁边还一直哭,哭到整场戏都结束,已经没有眼泪了。”邓恩熙很敏感,平时喜欢看一些悲剧作品,“一些比较悲伤的事情我会记下来,对我以后拍哭戏有帮助。”

比张子枫小4岁却演姐姐

在岩井俊二导演的《你好,之华》中邓恩熙饰演张子枫的姐姐之南,而在现实生活中,邓恩熙却比张子枫小4岁。两位演员在片场经常讨论剧本,邓恩熙觉得“前辈”张子枫的表演很值得自己学习。

在片中邓恩熙一人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少年之南,一个是袁睦睦。因为没有经历过角色那么悲惨的经历,邓恩熙觉得袁睦睦这个角色的挑战更大、更难演。电影上映后,邓恩熙的同学和老师自发组织了观影,“看完后老师特意给我打了半小时电话,谈这部电影,说挺好的。”同学们看过《嫌疑人X的献身》再看《你好,之华》的时候都说邓恩熙的变化很大,感觉一下子长大了。

邓恩熙现在还在重庆念初二,如果去外地拍戏,在不影响拍摄的情况下,在片场她有时间就会看书。虽然长时间不能去上课,但邓恩熙和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也经常联系,“记得有次拍戏一个月没回去,回去之后他们在上数学课,我推开门进去,他们愣了一会,全班就开始鼓掌了。那一瞬间我心里有一种挺温暖的感觉,虽然我这么久没回去,但大家也没有把我当成过客。”

扇了陈建斌四次耳光

《无名之辈》是在贵州拍摄的,作为重庆人的邓恩熙无论是语言还是在地理方位上都很有优势。她饰演的马依依有些叛逆,与陈建斌饰演的父亲之间有矛盾。现实中的她没有马依依那么叛逆,“但是她的想法我能够懂。”整个拍摄,邓恩熙全程跟组,“马依依是那边长大的人,我要熟悉那边的环境才会更好地进入这个角色。”没有她的戏,她就站在一旁看陈建斌这些前辈表演。

邓恩熙与“父亲”陈建斌的第一场戏是在学校的楼梯上,本来那场戏陈建斌是要扇“女儿”耳光的,但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陈建斌老师看到我就说,妈呀,这个怎么下得去手啊,所以就没有扇耳光,只是推了几下,打了几下书包和背部。”

邓恩熙印象最深的是派出所门口的那场戏,女儿看到父亲“干坏事”被抓,扇了父亲一耳光,“那场戏是真扇”。这场“扇耳光戏”让邓恩熙很紧张,“拍了四条肯定是有的”,因为她之前看过陈建斌的戏,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就不太敢扇。扇了几次,力度不够,没有达到导演的要求。“导演和陈建斌老师就跟我说,你不要怕,来一条重的,这样一下就过了,陈建斌老师也不会痛,戏也能好。”邓恩熙就按照导演的要求:“胳膊抡圆了扇”,一巴掌下去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非常完美就过了。“之后他们在监视器前面看那一条,陈建斌老师说,刚刚那一巴掌太猛了,都打晕了,脑子里感觉有星星在转。我就说陈建斌老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很紧张。”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