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栩在仁寿殿呆了半晌,都是刘太妃追忆往昔,回顾过去

来源:若雁了解一下历史 2018-12-02 21:59:57

朱栩在仁寿殿呆了半晌,都是刘太妃追忆往昔,回顾过去。 说来也奇特,李成梁活到现在也快百岁了,居然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孙女。 这李解语坐在刘太妃边上,倒也不怯场,有问有答,声音没有南方水乡的娇柔,倒是透着一股英气。 朱栩悄悄瞥了眼她的手,白皙如常,捏着手绢的手势却如同我枪。他有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刘太妃,心里暗自嘀咕,转头瞥了眼曹化淳。 曹化淳微微点头,示意已经派人去查了。 刘太妃今天的谈兴很浓,又拉着朱栩的手说道:“李家于我大明有大功的,皇上你可不能轻慢了解语,不然我可不饶你。” 朱栩腰板一挺,一本正经的道“太妃放心,朕每天都领着她给您老看看,保证一根毫毛都少不了。

那就好那就好,”刘太妃说着又看向张太后道:“我精力不好,太后,你可得帮我照应着。” 张太后连忙笑着答应,一副看自家侄女的模样。 又过了半晌,刘太妃精神不济,这才让朱栩领着李解语回宫。 朱栩走在前面,李解语跟在身后,曹化淳则在身侧。 朱栩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刘太妃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有大智慧,擅隐忍,此事肯定有所蹊跷,思索许久也不明就里,不由得转头看向李解语。 李解语脚步停下,捻着裙子微微躬身。 朱栩细细打量着,暗自点头,小姑娘年岁不大,确实是个小美人,可惜的是,他还很小。 在朱栩的目光中,李解语始终平静以对,不急不缓,没有任何的窘迫与不安。 他心里暗奇,忽的开口道“你进宫是为了什么?” 李解语道“民女四年前居铁/岭,去年逃入关内,投奔亲族。

朱栩刚要说话,不远处刘时敏领着钱谦益快步小跑过来。 钱谦益穿着翰林官服,远远的就要拜道“臣钱谦益拜见……” 朱栩一摆手,刘时敏从他手里接过奏本,递给朱栩。 笔墨未干,显然钱谦益写的也是匆忙。 朱栩翻开看去,眉头渐渐的挑了起来,洋洋洒洒数百字,都是文言,佶屈聱牙,朱栩看的很是吃力,需要细细琢磨。 李解语立在那,一直平静以对,没有任何慌乱。 朱栩看着,瞥了眼李解语,继续看下去。 事情并不复杂,晚年的李成梁在辽东的一系列安排被御史弹劾,罢官归京,论罪中病死。他的几个儿子或战死活兵败自杀,几乎也都没有善终。 唯一活着的就是三子李如桢,还是因为没有守好老家铁/岭,现在被关在天牢,论了死罪,但一直有人营救,加上李氏功勋卓著,门生故吏太多,朝廷有顾忌,一直留到现在。

留在铁岭的那一支,是李成梁族兄的孙子,李思忠,在辽东事败,铁/岭陷落后,他投靠了努尔哈赤,但是后金排外很严重,一切都是奴隶宗家,尤其是李家与努尔哈赤交战太多,恩怨夹杂,其中与四大贝勒中的阿敏,关系极其僵硬,几次想要致死李家都没有成功。 朱栩慢慢的看着,心里琢磨出味道来,眯着眼看向李解语,道:“李思忠,想要复归我大明?” 李解语轻轻一弯腰,道:“军国之事民女不知。” 果然不是小事情啊。 朱栩心里暗叹,旋即也有所明悟。刘太妃的目的只怕不止于此,辽东现在的那几大家族与李家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了李家,对于辽东的控制,他就会强上几分。 而且,钱谦益的奏本里也有叙述,李成梁对沿海各地军务影响也很大,哪怕是现在,有他的故将在,处置起来也会轻松很多。

朱栩一时间念头疯转,嘴里不由得感叹道“人老成精啊……” 猛的又醒悟过来,这对老太妃不太尊敬,咳嗽一声,对着刘时敏道:“刘时敏,你给李小姐安排住的地方,不要离御书房太远,有什么地方想去的,派人领着,不用请旨。” 李解语心里讶异异常,这不是她听说过的皇帝?面上不变,轻声道:“民女谢过皇上。” 刘时敏领着李解语走了,朱栩站在原地未动。 他思绪想到了太多,历史上,辽东诸多叛将,尤其是祖大寿等人,应该也是有李家的前列才投的降。 又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那么第三个就容易得多了。 朱栩背着手,心里转动着,自言自语道“李家归附,要好好利用……” 曹化淳看着朱栩低语,上前一步,低声道“皇上,李小姐的母亲,出自戚家。” 朱栩怔了半晌,然后才轻吁了口气。

有种恍然大悟:“难怪,老太妃会这么上心。” 戚继光镇守蓟州多年,威望远胜于李成梁,虽然戚家军已经没落,但影响力依旧在。相比于李成梁,戚继光对东南沿海的影响力就更大了,现在南方很多少数民族,还供奉戚家军,誓死效忠。 若是有李家,戚家人帮忙,安抚各地因为军改的反对声,应该会有很大帮助啊。 “看来,朕得好好照顾这位李小姐了。”朱栩眼神放光地嘀咕道。 李解语被安排在景阳宫的偏宫内,倒是娴静,定时过来给朱栩‘问安’,简单闲聊几句,然后便去慈宁宫,仁寿殿,偶尔也会去御花园,但都不会与朱栩碰撞。 随着李解语的到来,朱栩的注意力也都全部转移向辽东,各方面的情报也陆陆续续的报到了他这里。 李家祖地在铁/岭,随着李成梁发迹,大部分都迁了出来,当年铁/岭一役。

李家战死了大半,李思忠收拢了铁/岭李家残余投靠了努尔哈赤,现在是一个‘牛录额真’,不大不小的官,在后金并不显眼。 倒是李家在与辽东当地的汉人,亦或者被劫掠过去的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要是李家能够归附,倒是个大事情,或许是一块隐藏着的多骨米诺牌……” 书房内,朱栩一边翻着情报奏本,一边思忖着。 “皇上,戚继光,李成梁,俞大猷,谭纶四人的旧部、后人已经查清了。” 曹化淳手里拿着一个奏本,递给朱栩道。 朱栩接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心里暗叹,老太妃确实是人老成精。他表面上看拥有近三十万大军,实则上根基不稳,尤其对地方上,近乎普遍的反对。 但借助万历年间的名宿老将的余望,将大大有助于他稳定地方,收拢人心,继续推动改革。 借着即将登基,年关的关口,朱栩开启了疯狂模式。

从王公勋贵,三少三台,六部九卿,到各路督抚,科道,近乎凡是六品以上的官员,朱栩都见了个遍。 然后就是参与各种文会,拜会杏林大佬,文坛名家,尤其是在野的曾经德高望重的朝堂高官重臣。 紧接着派出内侍分头出京,带着圣旨,赏赐各地在官在野,有影响力的军政两界的大人物。 景阳宫内,朱栩躺在藤椅上,闭着眼,胸口起伏,整个人,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曹化淳端过来一杯茶,笑着道“皇上,还是有些效果的,不少人都给皇上说了好话,安抚人心很有成效。” 朱栩哼哼了两声,深吸了口气,道“给朕?只怕是给信王的吧?” 朱由检这一阵子也没有闲着,别说是新皇登基改元,哪怕只是普通年关,也是要大肆赏赐,感谢朝臣们过去一年的辛劳。作为总理大臣,他自然也责无旁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