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梁中华:降息无用,降准可期-20181202

来源:新浪财经 2018-12-03 07:35:52

当前货币、融资均降至低位的情况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近期市场对于央行降低基准利率的预期也有所上升,那么降息真的能起到稳定货币和融资、托底经济的作用吗?我们认为降息本身的作用并不大。

1、基准利率已“力不从心”。早在2013年我国贷款利率基本就实现了市场化,当前商业银行运作的市场化程度更高,市场上实际的贷款利率水平是银行基于成本、收益和风险定价的结果。例如2014-2015年央行连续降息后,较基准利率上浮的贷款占比反而大幅提升,基准利率对市场利率的影响有限。

2、融资主体“缺位”是关键。低利率并不必然会促发货币和信用创造,信用要扩张,要有加杠杆的主体才行。过去的十多年里,我国的房地产销售和货币指标高度相关,房地产周期启动,整个经济信用和货币创造的“机器”才开始运转。而房地产销售是否好转,利率高低只是一方面,还要看房地产调控是否会放松。我们认为依靠房地产强刺激拉动中国经济的时代已经终结,即使降息了,谁来融资加杠杆呢?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3、融资下降主因不在钱“贵”。2017年我国融资利率水平普遍上升,但是社融增速依然从2016年的12.8%回升至13.4%。而今年以来社融增速大幅下行,主要在于非标融资渠道的封堵。非标的监管在2013-2014年也发生过,当时也导致了非标融资的萎缩。在经济下行后,金融监管再度放松,非标融资才见底回升。当前资管新规等金融监管持续,意味着融资和货币增速会逐步向经济增速收敛,仅仅靠降息对融资的提振作用也会非常有限。

4、降息无用,降准可期。与预期降息相比,我们认为降准则是未来的趋势。当前外汇占款逐步下降的情况下,降准是必然选择,且降准可以减轻银行负债端的成本压力,增加银行表内贷款对实体经济的支持。预计元旦、春节前都将是降准的可能时点。面对当前融资和货币增速的下行压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合理的信用创造渠道才是关键。但随着融资需求的回落,未来即使不降基准利率,市场利率水平下降的可能性也在提高。

风险提示:贸易摩擦;经济下行;汇率风险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