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晨光: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教汉语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2018-12-03 06:59:30

扫一扫看视频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在赞比亚铜带省Masaiti公立中学的全校例会上,12位当地学生用汉语为王晨光唱了一首《送别》。这是2015年9月的一天,一周后,王晨光结束了他为期一年的汉语教师志愿者服务返回中国。

王晨光是浙江师范大学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他曾在2015年和2017年先后前往赞比亚、坦桑尼亚的孔子学院,担任汉语志愿教师。

在没有去过非洲之前,王晨光同很多人一样,对非洲的印象是动荡不安、疾病横行、生活艰苦。

王晨光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语言不通。虽然赞比亚和坦桑尼亚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当地居民的日常交流语言是斯瓦希里语(简称“斯语”)。为了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王晨光学习了一些常用斯语,当地老师还给他起了斯语名字——Tumaini,意为希望。学生们对这位会讲斯语的老师备感亲切,几天之后,王晨光就成了同事和学生口中的“Mr.Tuma”。

在赞比亚和坦桑尼亚,中文不是必修课,但学校却非常重视。

“学习汉语对非洲年轻人来说,不仅是多掌握了一种语言,更是改变命运的机会。”王晨光说。坦桑尼亚孔子学院曾与当地中资企业合作组织招聘会,仅两天时间,就有近两万人参加。“当汉语老师、进中资企业工作,都是当地青年非常向往的”。

王晨光所在的教学点是乞力马扎罗区的一个偏僻村庄。这是一个全新的教学点,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全校只有一套汉语课本,每次上课,王晨光都要在黑板上抄写生词和句子,学生们再一点点手抄下来。

低年级的学生活泼好动,最初王晨光要花大量时间维持课堂纪律。后来他尝试了音乐教学法,每节课都教学生唱中文歌,两个星期学完一首。从此学生们的上课注意力特别集中,《送别》正是王晨光曾教授过的。

除了教学,王晨光还要迎接生活的挑战。在坦桑尼亚,房顶上蹦来蹦去的猴子是王晨光的闹钟,停水停电更是家常便饭。“互联网信号不稳定,我与在国内的家人视频要满屋找信号,发送文件要看运气,天气不好就‘与世隔绝’了”。

更可怕的是疾病和安全的威胁。在赞比亚时,因为得疟疾,王晨光暴瘦了20多斤;在坦桑尼亚,王晨光曾在半夜醒来,发现房子的防盗网被剪开一个大洞。

尽管在非洲教学环境十分辛苦。但王晨光觉得“能在这里教书,是参与建设了一个时代”。他的赞比亚学生马莎,因为家人得到过中国医疗队的帮助,一直希望到中国学医。在王晨光的帮助下,马莎代表赞比亚到中国参加了世界中学生汉语桥决赛。坦桑尼亚的学生陈美丽、金金已经拿到中国政府奖学金,到杭州继续学习汉语,还有一些学生因为学会汉语在当地找到了工作。

王晨光用“不到非洲怕非洲,到了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概括自己的“非漂”生活。“两年的非洲支教经历,让我认识到汉语教学和推广是我热爱的事业,我希望继续做一名汉语教师,传播汉语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王晨光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