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袁绍与公孙瓒相争之际,蹋顿曾出兵协助袁绍,击破公孙瓒

来源:古树历史 2018-12-03 09:34:35

“那你将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什么角色?”苏双淡然的问到。“我这个人是厚道人,但我也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家伙,他公孙瓒,不要以为我娶了她的女儿,我就会帮助他。婉儿是我抢回来的,我不给他拖后腿,已经是阿弥陀佛了,所以,看在亲戚的份上,他和袁绍的战争,我将不给他拖后腿,但也绝对不会帮助他。我还要趁着他们互相征伐的时间,养精蓄锐准备读乌桓动战争。”然后是口不对心的道:“如果我的老丈人胜利了,那么我就会兵出青州,如果是袁绍胜利,我就会面对袁绍,为我的老丈人报仇血恨。”

其实吕鹏是知道的,袁绍和公孙瓒的这一战,是以公孙瓒的灭亡做结局的,他这么说,其实就是太不厚道,太没人性。不过得到三弟的这个说法,大哥二哥就放心了,看来自己的三弟,终究要成就大事业的,就以这种不为所谓的亲情所左右,你就能够冷静处理事物的能力,就是常人所不能及。“如果婉儿让你出兵,帮助他的父亲呢。”大哥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假设,吕鹏就愣住了。婉儿,这是他的软肋,端着酒杯看着院子里欢快玩耍的婉儿,吕鹏的眼中不由得闪现出一丝痛苦。但是最后还是喝了一口酒,眼神坚定的道:“我会躲出去,然后为他报仇。”铁骨柔情,这是英雄的本色,但一味的陷入温柔乡里,却也是消磨英雄意志的毒药,大丈夫当有取舍,这是根本。兄弟四人,就开始变得沉默。

吕鹏就歉意的望向兄弟三人道:“只要哥哥兄弟不负我,我绝不负兄弟之情。”这话解释得非常苍白,但是三兄弟却开朗的大笑:“你不用跟我们解释这些,因为我们知道,你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站在了你的敌对方面,而我们永远不会站在你的敌对方面的。”吕鹏就宽慰的笑了,是的,自己对自己的敌人才能是冷酷无情,而对自己的亲人,绝对是百般呵护,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绝不犹豫。这其实不用他解释,所有的人都从他点点滴的行动里看到了他的本性。似乎是被大堂里的笑声感染,婉儿和燕儿欢呼的跑了进来,一个个小脸红扑扑的,分别拉住自己丈夫的手:“天气寒冷,我们何不吃你说的那种火锅?”冬天到来,为了将士们能吃上一顿热乎的饭菜,所以吕鹏就为了将士们,也同时是为了自己,就再次无耻的弄了个金手指,将火锅这道菜搬到了现在。

于是,吕鹏大呼小叫的对着仆人道:“上火锅,涮羊肉。”但大哥从吕鹏的大呼小叫里,却感觉到他对婉儿的愧疚。江山美人,到底是谁轻谁重?只有让历史去评说吧。树欲静而风不止,吕鹏想好好展一下,让自己根基再稳定一些的想法,却再次被一道锦衣卫从草原传来的消息,让他对乌桓的战争不得不提前了。渔阳一战,吕鹏一把大火烧光了丘力居和他的五万乌桓精锐,丘力居被烧成一把灰,消散在大汉的土地上,肥沃了一朵小花,但吕鹏和乌桓人的深仇也算是结下了。但这次虽然歼灭了丘力居的主力,却跑了伴随张纯在右北平防守的乌延,乌延杀了张纯,带着抢掠四州的财务和无数汉人奴隶跑回了草原东部,这实在是可惜。丘力居死了,但丘力居的位置需要有人继承。但丘力居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嫡出的楼班,但年纪还小,性格也软弱无能。

还有一个是蹋顿,是丘力居的从子,也就是二儿子,是庶出,年纪却比大子大(乌桓人的计算方式就是这么特别)但其人有勇有谋,深得族人爱戴。兄弟两个对比下来,优劣自然分开。当丘力居战死汉境,乌桓人全军覆没时候,乌桓人当然要选一个强势的大王来维护族群不灭,于是在一番争斗之后,年纪还小的大哥楼班被已经成年的二弟蹋顿斩杀,蹋顿当然的就成为了乌桓的新大王。

但这时候的乌桓就是一个烂摊子,原先竭力支持楼班,想要和汉人一样,行挟天子以令诸的乌延,在梦想破灭之后,现在躲在草原东部,与王庭离心离德。即便加上他乌延属下八百部落,人口部族不足七十万。五万最精锐的青壮全部战死在了中原,剩下的大部是老弱妇孺,部族的实力急需增强,否则就会被别的部族吞并,成为别的部族的奴隶。游牧民族增强实力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抢掠。向西不行,那里是实力强横的鲜卑族,其野蛮强悍比乌桓还大,剩下的就是软弱的大汉了。

于是,蹋顿便决定聚拢部族,厉兵秣马休整恢复,然后等来年秋高气爽,马肥羊壮的时候,再拼凑出十万大军,再次出兵南下,抢掠幽州物资奴隶,壮大恢复自己。这才有了现在边界安定,赵云带的三千狼骑悠哉悠哉。不过蹋顿的野心也被传回到了吕鹏这里,这让吕鹏非常头疼。还是那话,蹋顿可是后世记载的一代草原雄主,吕鹏早就想在他虚弱的时候干掉他,绝对不能让他起死回生,要不然,将来就是自己极大的后患。对于蹋顿能再拼凑出一支十万大军的能力,吕鹏绝对是不敢掉以轻心的,也相信蹋顿有这个能力。草原民族无论男女老幼,出生生长就在马背,青壮损失了五万,但是个男子,其实就是最优秀的骑兵战士,他们的凶狠和战斗力绝对不能小觑。

而自己与蹋顿是唯一接壤的中原地方,蹋顿兵峰所指,必定是自己的领地治所。自己这里百废待兴,而蹋顿却要再次兴兵南下,自己的领地将再次遭受血火涂炭,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好光景彻底的打烂,这是吕鹏绝对不能允许的。而蹋顿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此人是后汉三国里草原的一代雄主,在袁绍与公孙瓒相争之际,蹋顿曾出兵协助袁绍,击破公孙瓒。最终雄踞辽西。这样危险的家伙绝对不能养着让他恢复元气,必须在他现在内部不稳,实力衰弱的时候干掉他,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必须主动出击,必须让战火烧在敌人的土地上,这不但能保住自己的土地依旧安稳繁荣,更能将敌人的家园砸烂打碎,即便是自己败退回来,只要自己能守住沿边要塞,其实也就达成了损伤敌国的目的。“我们绝对不能让蹋顿安心的休养生息,我们必须主动出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护我们的建设成就不被破坏。”吕鹏在这次的全员大会上,坚定的定下了调子。赵云皱眉道:“可是,我们能出击的不过我三千狼骑,以三千对付蹋顿十万大军,还有六十万部族,实在是无能为力。”这是现实的状况,即便是三千狼骑已经战备了这个时代最强大的装备,也绝对不能面对十万草原虎狼。真的要是凭借三千狼骑就冲进草原,绝对是以卵击石,就仿佛向大海里丢一个石子一般,根本连个水花都不会飞溅起来。

“四弟,你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连骑兵扩大一倍的目标都没达到吗?难道我们还缺战马吗?。”吕鹏对赵云的能力表示了怀疑。赵云痛苦羞愧的回答道:“不是属下不努力,实在是没有办法,现在我们买到的战马,根本就不能算是战马,战马不是拉过一匹马就成的。”吕鹏就郁闷了,这话的确是这样的。先体质就不一样,战马经过精心的科学饲养,吃的也更好,体质相当好。在长途奔跑几百里后还能进行战斗冲锋,普通马载载人还可以,像那样跑就散架了。另外战马经过专门的训练,会冲撞人类,一般的马见到撞到人了是会躲开的,战马不会。据说当年李自成为了增加战马的血性,还会在饲料里添加人血,这样战马上了战场闻到人血就特兴奋。

还有,战马跑动时的摇摆方式也不一样,普通马是上下颠簸,很痛苦,但是战马奔跑起来是左右摇摆,这样就像乘摇篮一样,骑士可以在马背上打盹睡觉,所以成吉思汗的军队才能昼夜追赶敌人,就像敌人说的那样,他们是不会睡觉的怪物……因为他们是在马背上骑着睡觉的。如此训练,那是要时间的,那些草原上的马不是拿过来就能参战的,那是从马打小就开始训练的,并且和打小就在它的背上长大的主人形成默契的,这一点,汉人是无法做到的。“那我们招募边地马匪的进展如何?”现在,吕鹏开始痛恨自己放权的懒惰了。看来,让四弟带兵可以,但让他做具体的琐事,真的不行。原先是准备让他在狼骑的基础上,组建一支最少一万的骑兵,为自己未来进军草原做主力,现在来看,这个设想是破灭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