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暂的迟疑后,还是有一丝倔强出现在她的脸上

来源:亚斌生活汇 2018-12-03 11:14:22

“奇怪啊,他们一直呆在天帝八十八陵里面,就像是在等候援军一样。”白月的舰桥上,俯视着下方的卡莲颇为不解地思索着现在的局面。黑色骑士团已经全体退入天帝八十八陵墓当中,起来就像是固守待援一般,但是周围的联邦军队已经越来越多,雷达信号显示宦官们乘坐的大龙胆陆地旗舰也已经逐渐接近,兵力上的差距毋庸置疑是一目了然,呆在这天帝八十八陵墓完全不像是活路。“印度军区就算是有心援救,但是这个位置在联邦腹地,不可能放任那些印度军区的人过来的。”卓娅再次确认了一遍雷达信号,继而低声和卡莲汇报:“不过,宰相阁下倒是跟在我们后面呢,要怎么处理?”“就算你这么,他可是布里塔尼亚的宰相,我们不可能无礼的吧。”被卓娅跃跃欲试的语调吓了一跳,卡莲连忙开口告诫:“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们不能够轻举妄动。”“可是...我知道了,在金克斯大人的命令到来前,白月会保持隐身待机。”卓娅似乎不甘心地想多两句,但是终究还是停下建议继而退到了一边,只是她的眼光当中,很显然已经对卡莲的保守有所闪烁。

真不愧是金克斯挑选的将领,这种隐含着疯狂的劲头和她简直一模一样...注意到卓娅的姿态,卡莲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摇头,现在也只有等金克斯回来之后再了,也只有对方才有能力驾驭这些和她一个层次的女将军们。咔嚓~就在这时,舰桥后方电子门打开的声音吸引了卡莲的注意力,而回过头去,她就到了那位粉红色的公主,只是,对方身上的气息,却令她无端端地感到不安。“尤菲?你怎么了?不是去休息了吗?”本能地迎上前去,卡莲疑惑地扶住尤菲的双肩,而粉红色的公主则是轻轻地摇头,她的声音带着一种令人发寒的柔和:“我没事,金克斯呢?”“金克斯大人尚无通讯传来,不过想来应该快了。”作为联络官的莉莉丝语气欢快地回答了尤菲的提问,而这让粉色公主的嘴角多了一丝古怪的笑意:“这样啊...”“等等!你到底怎么了?尤菲?”感到心中那丝不详愈发严重,卡莲双手扶住眼前粉色公主的双肩开口询问,而慢慢抬起头来,尤菲微笑着直视眼前的红发骑士:“我怎么了?卡莲?”犹如出肉见血的刀锋,赤红色的飞鸟符号就像是恶魔的骨翼,狰狞而嚣张地在粉色公主的右眼瞳中绽放着,这是不属于人类应有的力量——GEASS!

“不...为什么...”仿佛是被一瞬间抽去了全部的力量,尤菲的身体呆呆地跪倒在地,而这让一侧微微喘息的V.V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即便是V.V,带着尤菲进入C之世界当中的厄里斯神国也是要冒极大的风险,如果不是在此之前C.C等人刚刚在神国中击溃了厄里斯的形体,那么他和尤菲恐怕都没那么容易就能出来。不过,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总算都还是值得的。“尤菲米娅,你的确找了一个强有力的军事顾问,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你的姐姐才会殒命。因为在她的眼里,你的姐姐恰好就是你真正支配十一区的最大障碍,而且,总督府应该有记录显示,柯内莉亚最后出征之前,是她的副官将所谓的黑色骑士团驻地资料交给了她。”V.V以笃定的语气慢慢地将自己的话语出来,作为查尔斯的哥哥,两人几十年来的工作都是这样子。查尔斯为了最终的弑神计划而殚精竭虑攻略各国,而V.V则是强化GEASS教团,继而培养大量的刺客和杀手来清除查尔斯的政敌,那些可能导致布里塔尼亚帝国动荡或分裂的危险分子,也都是GEASS教团第一时间要清除的对象。而金克斯,这个强大的超级罪犯,自从辅佐尤菲以来,已经将整个十一区的军事力量提升太多了。

尤其危险的便是她对帝国毫无半分忠诚,种种迹象都显示出她有很强的独立迹象,很可能会裹挟整个十一区从帝国分裂,这让查尔斯和V.V都认定其为需要清除的角色。但是金克斯在十一区的地位非同可,使用暴力的方式第一未必能够将其一击必杀,第二也会导致军队阶层大幅度动荡,很容易就会被联邦甚至是黑色骑士团乘虚而入。所以,V.V才会亲自来办这件事,而很显然,虽然一开始V.V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是阴错阳差之下,被怨恨的妮娜所直接讲述出来的真相,对尤菲的刺激更为剧烈。“接受这份事实吧,或者,你就将守护了你十几年的姐姐忘掉,去面对那个一直欺骗你至今的女人。”走到尤菲身边,V.V的神色也带上了一丝恶毒的诡异感:“当然~如果你想要力量,去达成真正的独立,我也会帮你~~”“那么~来决定吧~~要不要和我签下这份契约?”“不...没什么...尤菲,很正常...”卡莲的湛蓝色眸子当中闪烁着一丝不正常的红色光晕,尽管她本能地感觉眼前的粉色公主有些异常,但是内心的感觉却仿佛强制性地让她认为对方是正常的。“是吧...我很正常...”着卡莲放开了自己的双肩,尤菲眼中的神情下意识地抖动了一下,尽管她的脸上带着微笑,但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感却令她的眸子中泛起了薄薄的水雾。

卓娅微微皱眉,实在的她的确不好这位仁慈得过头的粉色公主,而且作为辅佐的红发骑士又未免过于保守,这两人就不该是领袖的位置。“殿下,如果身体不适的话还请回房休息。金克斯大人特意吩咐过我们,要照顾好两位的安全。”上前一步,卓娅沉声开口。不管如何,哭哭啼啼的少女就应该有点吉祥物的自知之明才对,这里可不是让花季少女们多愁善感的广播剧舞台,而是一声令下就可以让无数敌人血溅沙场的要塞舰桥!“金克斯不是依然没有回来,不是吗?”咬着牙将哽咽的感觉咽下去,尤菲转过头直视着眼神严厉的女性将军,而她的语气,也带着某种仿佛是咬紧牙关才做出的决定感。“那么!大家将我当做金克斯,可以吗?”这出意料的一句话,令卡莲和卓娅等人都呆在了那里,平心而论这句话无疑是极其荒谬的,也绝对不可能是卓娅等人能够接受得了的。然而,某种超出人类的力量,却伴随着尤菲的话语,从她的右眼中溢出,将整个舰桥都笼罩在其内部,而在短暂的呆滞和迟疑后,卓娅便带着一丝木然向她抚胸弯腰:“Yes,yourhiness,那么,您的命令呢?”在斑鸠的舰桥内,令人窒息的会议已经结束了。

不过,这显然并不影响这艘舰船上主要人物的继续交流。金克斯带着挑剔和玩味的目光上上下下地审视着眼前的蒋丽华,那种仿佛是打量猎物的眼神让天子下意识地哆嗦着。但是一丝最起码的傲气,还是让抱着双膝的天子倔强地紧绷着嘴唇缩在房间的床角里,不去也不去回应坐在桌子旁边的绿发妖女。“天子陛下~要来个香辣虾吗?”金克斯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大盘香喷喷的香辣虾,还冒着热气和油花的鲜虾炸得很不错,这是她刚才勒令斑鸠厨房内的军用厨师给自己准备的点心,而迫于她的身份和强势,厨师乖乖地将冷库里的鲜虾搜罗了一下,继而满足了这位客人的要求。而捻起一只饱满的炸虾,金克斯笑嘻嘻地用指甲将虾头和虾尾去掉,然后像是逗弄动物一般地在天子面前微微摇晃了一下,但是这个行为,却只是让低着头的蒋丽华轻哼了一声,继而将脑袋别了过去。显然,就算是年纪和身份都十分符合宠物的定义,但天子毕竟不是一般的宠物,对于金克斯这种恶劣的投喂吸引法有着天然的抗性。勾引失败,这让绿发妖女冷冷地哼了一声,随手将剥好的香辣虾丢进自己的嘴里,她恶声恶气地开了口:“我劝您最好还是有一点接待外臣的应有仪容,我做了这么大的退让来和您亲自交流,可不是为了您的包子脸!”“呜~!”金克斯的威胁明显让蒋丽华感到了惊恐,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力量支持下,她依然包着嘴不发一声,这让金克斯怒极反笑。

“很好!!来我们也没什么可的了!您就等着给紫龙...啊不,是黎星刻收尸吧!”这句话,终于让抵抗态度的蒋丽华惊慌地抬起了头,平心而论她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天子颤抖着开口:“你...你想把星刻怎么样?”“用不着我对他怎么样,关键是那群宦官想对他怎么样。”再次利索地剥好一个香辣虾,金克斯玩味地走到蒋丽华面前,继而将虾肉递到对方嘴边:“吃!”“呜...”这一次,天子没有再拒绝金克斯这个投喂一般的动作,而是含着泪张开嘴将对方递过来的虾肉吞了下去,这让绿发妖女满意地轻哼了一声,这才继续开口。“那群宦官想必早就紫龙不顺眼了,再加上这一次他可是明目张胆跳了出来和阉党作对。就算是现在权宜之计那帮宦官让他率军来追击ZERO,但这么一来也势必将所有效忠于他的人全都集中在一起了,换了我的话,绝对也要在这个时候将反骨仔们一网打尽!换句话~~”伸手捏住蒋丽华巧精致的下巴,金克斯恶意地将她的脸颊托起:“如果没有意外,这一次紫龙十死无生!”“你说谎!星刻和我有约定!一定会...”本能地挣扎着,蒋丽华的态度显然已经不用再多解释了,而耸耸肩,金克斯放开她的下巴,继而充满诱惑地开了口。“当然~~紫龙本人肯定不想对您违约,但是,那群讨厌的宦官却不这么认为呀~!还是,您不愿意帮助紫龙度过这次难关?”再次缩到墙角,蒋丽华脸上的神色虽然依旧是惊恐居多,但是在短暂的迟疑后,却还是有一丝透着倔强的感觉流露了出来,怯生生地直视着金克斯,她似乎是咬了咬牙,才开口发问:“你...想要朕做什么?”“很简单~!现在是您展现作为联邦天子权威的时候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