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众人怒目而视,许多人拳头攥紧,恨不能冲上去教训许言一番

来源:老瘦的娱乐 2018-12-03 13:35:23

一班众人怒目而视,许多人拳头攥紧,恨不能冲上去教训许言一番,然而却并没有人敢轻易上前,虽然许言臭屁而张扬,可是他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先后在扔手榴弹与格斗上,击败了班长杜振与刘威两人,哪怕是不愿意承认,可是他们却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等人上场,也难逃一败。 “怎么,没有人敢应战了吗?”许言目光环顾,见一班众人虽然愤怒,却无人敢应声,他勾唇一笑,傲然道:“既然你们一班无人敢迎战,那我就去挑战别的班级了。” 被许言如此瞧不起,一班众人哪里受得了,除却已经败给许言的杜振与刘威外,剩下的六个人齐齐踏前一步,同时说道:“许言,你别嚣张,我来跟你比!” “这么多人一起比,我可分身乏术!” 一班众人对视一眼,彼此眼神交汇,最后何永飞踏前一步,道:“我来跟你比!” “比什么,

还是四百米障碍穿越吗?”许言问道。 “还是四百米障碍穿越!”何永飞点头道,自从上次输给了许言之后,这一个月来他一直在苦练,成绩比之之前又有提升,虽然提升的幅度并不大,也没有把握能够胜过许言,可是他想试试。 一行人又到了障碍场外。 许言与何永飞分别跑了一圈,结果毫无悬念,虽然何永飞发挥很好,跑了一分三十二秒,这已经算是非常突出的成绩了,然而许言更变态,直接跑了个一分二十七秒,以五秒的巨大优势击败了他。 至此,许言三战三胜,胜的毫无悬念,而且一次比一次容易,这个结果震撼住了所有人,也让本来愤怒的一班之人,身上的怒气与不甘化作了沉默。 挑了一班之后,许言又挑战了二班,这一次只比了两场,一场是格斗,另一场则是五十米短跑,动作预判加上超强的爆发力,让他在这两个项目上如鱼得水,毫无

悬念地取得了全胜。 接下来的两天里,在训练之余,许言疯狂的四处挑战,先是侦察连一排一班二班,接着是一排三班,接下来是侦察连二排三排,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他已经连比了十场,其中包括格斗、长短跑,单双杠等等常规项目,侦察连数十人居然没有一人可以阻拦他的步伐,让他一路高歌猛进,横扫了整个侦察连! 十战十胜,横扫侦察连! 这个消息插了翅膀一般,传遍了整个野狼团,也掀起了一阵旋风,轰动了整个部队,部队里上至团长下到列兵,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许言的风头一时无二。 连长办公室。 唐觉坐在办公前出神,莫文远匆匆走了进来,道:“连长,许言这小子又赢了,十战十胜,整个侦察连数十人,项目随便挑,居然没有一人可以压制他,太厉害了,这小子实在是太厉害啦!” “取巧而已。”唐觉摇头道。 “他这是实打实的靠实力取得胜利,怎么能是取巧呢?”莫文远不解道。 “这群人陷入了

他的节奏中,看起来是项目随便挑,其实挑来挑去都是那小子所擅长的,不说别的,单单说狙击吧,如果有人提出比这个,他就必输无疑。” “那倒也是!”莫文远点了点头,旋即又振奋道:“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很了不起了,扔手榴弹、格斗、障碍穿越、长短跑、单双杠等等,这些体能项目上,他一个人能够压制整个侦察连,这在整个野狼团的历史上,除了连长您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人能做到了。” “连长,这就是您所说的大动作吧!”莫文远一脸兴奋,不等唐觉回答,又唯恐天下不乱道:“以见习列兵的身份,一个人挑战整个侦察连,并以绝对的优势取得压倒性胜利,他这是向你宣战呢,连长,你就不回应一下?” 唐觉轻易看破他的想法,白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这茬,莫文远不死心道:“现在整个部队,都在看我们侦察连的笑话呢,连长你真的不回应一

下?” 唐觉眼眸闪烁一下,道:“希望过两天他们还能笑得出来!” “什么意思?”莫文远一愣,旋即不确信道:“不会吧,横扫了整个侦察连,还不够那小子臭屁的,难道他还要挑战别的连队不成?”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许言挑了侦察连,这场风波便会随之消停下来,因为侦察连是野狼团最强的连队,挑了侦察连也就意味着挑了全团,然而结果却让大家跌破眼球,许言横推了侦察连之后,竟是丝毫也不停留,又迈出了向外挑战的步伐,而这一次他的目标是机械化步兵连。 许言在三班众人簇拥下,离开了侦察连,朝着机械化步兵连而去。 “许言,你已经挑了侦察连了,机械化步兵连就没必要挑战了吧。”吕小林劝道,一方面是觉得确实没必要,更重要的则是因为,许言之前再怎么挑战,都是侦察连内部的事情,现在要挑战

的则是别的连队,一个弄不好很可能闹出乱子的。 “看了我的笑话,就要做好被挑战的准备!”许言勾唇道,这是他早就定好的计划,不可能因为一句劝解而罢休,而且他的笑话没这么好看的,所有军衔比他高的人,他都要一一挑战,他要用实际行动来狠狠打连长的脸,告诉他自己这个见习列兵,比所有的列兵、一等兵甚至是尉官都要强! “对,这件事绝对不能忍,一定要挑战,让他们长长记性!” 骆一飞在一旁叫嚣,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表现的比许言还激动,嗷嗷叫的往前冲,第一个来到机械化步兵连,趾高气扬的帮许言下战书,“机械化步兵连的人听着,见习列兵许言前来挑战,裤裆下有鸟的就出来迎战!” “机械化步兵连的人听着,见习列兵许言前来挑战,裤裆下有鸟的就出来迎战!” 嚣张的话语回荡,机械化步兵连内,先是一片寂然,旋即便

骚乱起来,众人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气呼呼地迎了出来。顷刻功夫,连队外便聚集了二三十人,而且更多的人涌出,气势汹汹的来到骆一飞身前,目光不善的落在他身上,个别脾气暴躁的,直接指着他喝道:“你刚刚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见对方来势汹汹,骆一飞不由的缩缩脖子,下意识的向后看去,却意外地发现,许言等人并不在身后,也不知道是走的慢,还是见机不妙开溜了,他让他一下子傻眼了,心头暗暗叫苦。 “你聋了吗,问你话呢!”有人再次喝问。 咕噜! 骆一飞喉结上下滑动一下,无声的吞了一口口水,迎着众人愤怒的目光,硬着头皮道:“我是来下战书的,许言要来挑战你们机械化步兵连!”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激烈反应。 机械化步兵连之人,脸色顿时精彩起来,有的怒形于色,有的

面露不屑,有的眸光闪烁,不少人开口呵斥,让骆一飞赶紧滚。 “怎么,偌大一个机械化步兵连,莫非连接受挑战都不敢?”淡淡的声音传来,许言终于赶来,一步步的走到骆一飞身旁。 “许言,你可来了!”看到许言及时出现,骆一飞顿时找到了组织,涎着脸凑了上去,作势要往他怀里钻。 许言眉头一挑,一把推在他脸上,将之推了出去,目光始终盯着前方,自始至终都没看过他一眼。 “许言,这里是机械化步兵连,不是你们侦察连,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有人怒喝,以高音量来掩饰心虚,许言挑了整个侦察连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部队,他们自然也有所耳闻,可不觉得自己连队,能够胜得过许言,自然不肯轻易应战。 “挑的就是你们机械化步兵连!”许言凝视着开口之人说道。 “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这是要挑起侦察连跟机械化步

兵连的纷争!” “别跟我扣大帽子,我这次来只代表我自己。”许言眼皮一翻,指着自己的领章道:“我是以见习列兵的身份,来向你们机械化步兵连请教的,前几天你们不是还特意去指点我的吗,今天我想特意登门请教,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机械化步兵连众人面面相觑,彼此脸色都不太好看,许言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什么登门请教都是假的,他就是来找场子的,为他们前几天看笑话找场子的,可是明知道这样,他们却不好拒绝,当然更不能应战。 别逗了,许言可是连整个侦察连都挑了的,他们机械化步兵连算什么,接受了他的挑战,那不是自寻其辱吗。 就在机械化步兵连之人神色变幻,思忖着怎么推掉许言的挑战之时,许言再一次开口:“当然,若是你们抽不出时间指点我也没关系,回头我去找你们连长,甚至去找咱们团长,相信他们肯定不会打击一名见习列兵学习与上进的积极性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