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色转身离开,径直上楼,董文田和顾长志两人心里咯噔一下

来源:心跳的很澎湃 2018-12-03 13:37:01

用材稀缺。就是他的手中也没有两份。突然被孙瑜说出来,他的神色想不变,都不行。孙自成一愣,扭头看向了罗伯森。在他被骗走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哪儿不对。难道……“你们在胡说什么!”罗伯森神色有些不耐烦,可是通讯器那头的人始终没有动静。“你知道不知道,你弄坏的这些药剂,是多么重要的续命药剂吗?”“你现在破坏我的计划,如果你家里人出了什么事儿,我告诉你……”他颇有些心虚的开口,“你是要负责的。”孙自成脸上神色迅速变了。“罗伯森理事,您看……”他赶紧道,“千万不要和孩子一般见识,能不能让人现在看看,能不能再为她们使用新的药剂?”

妻女的煎熬是他最大的痛苦。一旦有任何希望,他都不想放弃。药剂师工会是所有人心目中可以起死回生的。罗伯森一听恭维,顿时多了几分桀骜,“我珍贵的药剂被你们这么浪费,更是被你们诋毁要害人。”“呵,我不会再处理了。”他另一边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通讯器。就在这时候,他身边的人陡然跑到他的耳边,“理事,其他人不见了,好像是被人……”罗伯森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这些药剂是用来透支生命的。他既然使用,当然知道可一旦被其他人也知道,并且识破了他的手法……那,他立马指着孙瑜道,“你在干什么你知道吗?”“他们的身体早已经脆弱不堪,更是刚刚使用药剂。”“你这样对她们,还将他们的药剂打翻,一旦他们出现什么……”“婶婶!”

罗伯森的话,还没有说完,孙瑜突然大喊了一声。宋青柔脸上潮红,四肢开始抽搐。罗伯森的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这是……对方身体不受,出现的异常反应。孙自成也脸色彻底的变了。赶紧扑上去,“青柔,青柔。你怎么了?”罗伯森彻底开始甩锅,“我的药剂是救人的,你们刚刚对她们母女做了什么!又给她们喂食了什么!”“我是不负责的,药剂是让人彻底换发生机的。”“你们这样……”宋青柔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明显,可四肢与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孙自成就算在不理解,也知道这不是个好现象,赶紧扑向了罗伯森,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罗伯森理事,罗伯森理事,求求你,救救青柔,她怎么回事?”罗伯森脸上一变,赶紧往后退开,“什么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药剂绝对没有问题。”原本准备好的人手被人处理。他心里感觉越来越不安。看着抓着宋青柔双手的孙瑜,罗伯森赶紧指了过去,“要找就找你侄女!你好好问问,她到底对你妻女做了什么!”“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罗伯森理事,我知道,我知道和你没有关系,求求你先救救他们。”孙自成抓着罗伯森不放,苦苦哀求。宋青柔的皮肤间已经溢出了许多血迹。唇角更是不间断的流出血来。罗伯森早已经见识过强心剂不受之后的结果。他们实验的时候,并不是没有。可,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的!他们没有找到其共同性,而且,概率很低。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在宋青柔的身上!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被人直接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有些惶恐,努力稳住开口,“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应该去找你侄女,问问她到底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孙自成看着他几乎语无伦次的开口,浑身上下一凉。嘴唇张了张,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为了妻女的事情,他的确是有些慌了,可是他还不傻。被骗走,罗伯森用药,孙瑜的激动,罗伯森的甩锅……他抱着挣扎的妻子,浑身上下都是冰凉的,是他。是他害了青柔。他两眼无神。是他相信药剂师工会的。孙瑜的脸色也是异常难看,赶紧看向自己的通讯器,带着浓浓的哭腔,“妃色,妃色,妃色……求求你,救救我婶婶。”孙瑜脑海里全部都是往日,她婶婶对她的关心和疼爱。罗伯森一听,眼神一亮,指着孙瑜就喊道,“看,看,就是他们动了手脚。”“是他们动手,然后故意让你相信妃色那个神棍的。”他脸上带着喜意,指着孙瑜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抓住他们。”

“闭嘴!”孙瑜狠狠瞪了罗伯森一眼。孙瑜急急的询问妃色,“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孙自成陡然翻身过来,“对对对对,妃色,妃色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管信错人,还是后期质疑你,到现在的耽搁,都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如果真的要有人来受这份罪,放在我的身上,放在我的身上吧!”靳之柘冷冷的看着屏幕那边的他。没有开口。董文田和顾长志唏嘘不已。是的,一直以来都是孙自成的错。他们也看得很清楚。宋青柔现在的状况明显是大不好。妃色如果理智,很显然不应该掺和进去的。孙瑜苦苦哀求,“妃色,妃色,我婶婶温柔体贴,每时每刻都会想到我,我没有母亲疼爱,所有的母爱都是她给我的……”“我的错,让我来承担,我来承担……”孙自成只能喃喃开口。“有人在你们食色舌尖的店里没有?”妃色沉沉的看着,半响之后才开口。

孙瑜赶紧看向了孙自成。“有有有的,有的。”孙自成一把抹掉眼泪。妃色道,“将周边所有有生力的盆栽都搬到院子里,然后再将院子门口打开,引一汪活水穿过在院子里。” 孙瑜半点迟疑都没有,立马吩咐人操作。孙自成却是不理解,甚至有些恼怒,“妃色小姐,我承认是我之前没有相信你,可你也不用这样!”“青柔已经这样了,你还要纠结房子上的问题吗?”“妃色小姐,的确是我的不是,可你能不能先救青柔!”妃色神色一冷,“孙瑜,你家中的事儿,再也不要来问我!”妃色转身离开,径直上楼。董文田和顾长志两人心里咯噔一下。他们都没有想到,孙自成居然这么糊涂。到这个时候,还在质疑。还是不相信妃色。靳之柘扫了那边一眼,“末皆,带着东西回来。”说罢,直接挂断了通讯器,上楼去寻妃色。顾长志和董文田面面相觑。这事儿,原本就是孙自成的错,他们不会开口说什么。

而另一边的末皆用药剂瓶收起地上不少红色药剂。罗伯森脸色一变,匆匆去阻拦,“你干什么,你想做什么?末皆看着他,眼神凝起,另一手抬起来,就是重型at-787能量枪,“千万不要挑战似。”罗伯森后背一冷。越高的地位,就越是惜命!他有如今这么高的地位,有了享用不尽的信用点,越是不敢去赌。而且,他清晰的在末皆的眼里看到了杀意。他毫不质疑,向前一步,at-787就会在他的胸口印上一个洞。几乎想都没有想,立马后退了好几步。可是看着末皆在地上收集散落的药剂,他亦是不甘心把柄就这么落在对方手里。他想要示意身边的人动手,可刚刚转过身,就看到这边末皆已经看了过来。眼里带着森冷的杀意。收集了东西,末皆抬脚就走,孙瑜这会儿怎么都拨不通妃色的通讯器。上前一把拽住末皆,“怎么办?”“叔叔错了,可是,我……我婶婶没有错,你帮我求求妃色……”末皆略带嘲讽的看了一眼孙自成,“愚蠢不自知,他可没有觉得自己有错,而且,你婶婶错在有这样的家人。”“可,可……”孙瑜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妃色的错。当然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再求妃色。可,眼泪滚滚落下来。

难道,就让她这么看着婶婶离开吗?她哭着道,“那我怎么办,我……”末皆视线落在她身上,“妃色已经交你了一部分的办法,你为什么不试试?”末皆说完,带上东西离开。孙瑜眼神愣愣的。宋青柔的情况越发不好,所有的数据都不断再跳动。孙自成也慌了,抓住孙瑜,“阿瑜,阿瑜,现在怎么办?”孙瑜一把推开他,“怎么办,怎么办?”即便关心则乱。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家叔叔竟然糊涂到这样的程度!她抓住她婶婶的手,一边联系着店里的人。“现在,立刻马上,将周边所有有生力的盆栽都搬到院子里,然后再将院子门口打开,引一汪活水穿过在院子里。”孙瑜双眼猩红。愣是把那边的人吓了一跳,“孙瑜小姐,可……”“听懂我说什么没有!活力越强的植物,越多的搬进去!让人送,不计一切代价!”孙瑜咬牙切齿的开口。那边的店员赶紧应声。前面的事儿,原本就不难。只是活水……店里的人看着孙瑜,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