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史:俄罗斯人坚决无法接受的是联邦德国重新军备化

来源:画中小蜜蜂 2018-12-03 13:29:27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画中小蜜蜂。俄罗斯人坚决无法接受的是联邦德国重新军备化, 为此他们将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苏联的策略并不是要在德国再统一问题上和西方达成共识, 而是想阻止有可能出现的德国重新军备化。 在打败希特勒仅5年之后, 朝鲜战争的爆发导致美国提出这个问题。

假如国会能同意杜鲁门政府增强海外军事援助的请求, 那么美国的同盟者, 包括德国在内, 就不得不自我担负起保卫欧洲大陆的责任。1950年9月, 当美国国务卿迪恩·艾奇逊首次和英法两国探讨德国军事重整问题时, 遭到了法国的强烈反对。

这证实了他们早期的疑虑: 北约组织只是实现德国重新军事化的一个幌子而已, 远非如美国所承诺的那样是为了保护法国的东翼地带。 甚至德国人也对此不情不愿, 当然这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原因。 康拉德·阿登纳对情势的改变把握得非常到位: 联邦共和国将保持克制, 而不只是抓住这次重整军备的机会。

德国对西方的防御做出了贡献, 作为回报, 波恩应坚持要求国际上认可联邦德国, 并赦免被盟军羁押的德国战犯。法国预计到这类交易有可能会在它的背后悄悄进行, 于是通过提出反对意见, 预先取消了有关允许德国加入北约组织防卫的一切协商。1950年10月, 法国总理勒内·普利文建议建立一个欧洲防务共同体, 与舒曼计划相仿。

除了大会、 部长委员会和法庭外, 这一共同体还将拥有自己的欧洲防卫军。 美国人, 还有英国人, 当然对此想法很不乐意, 但是同意参与, 因为这是当时解决欧洲防卫问题的最好办法。于是在1952年5月27日签订了《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 , 此条约及其附加文件指出, 一旦签约国认可这一条约, 美国和英国将全力协助欧洲防卫军, 并且终止对德国的军事占领。

苏联曾经徒劳地许诺用一个解除德国武装的《和平条约》 来干扰《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 。 1953年3月, 联邦德国联邦议院认可了这一《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 , 接着, 比利时、 荷兰、 卢森堡经济联盟也承认了这一条约。 现在只等法国国民议会认可这一条约, 西欧各国就可以拥有一支所谓的欧洲军队了: 将各国( 包括德国在内) 的军队混合组编在一起。

然而, 法国人还是不太高兴。 1953年11月, 詹妮特·弗莱纳敏锐地观察到: “在全体法国人看来, 欧洲防务共同体的问题在德国人而不是俄罗斯人身上, 只有美国人才认为问题出在俄罗斯。 ”法国人的犹豫不决惹恼了美国, 在1953年12月北约组织委员会的会议上, 艾森豪威尔新任命的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威胁说, 如果欧洲防务共同体不能顺利建立, 美国就会采取“令人不快的重新评价”。

但是, 即便普利文计划只是法国总理的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公众的辩论却早就揭示出法国民众极不情愿在任何情况下同意德国重整军备。 况且, 这一份关于德国重整军备并建立欧洲军队的建议提得太不是时候了: 法军刚在越南遭遇败仗, 很丢面子。

新上任的法国总理皮埃尔·孟德斯-弗朗斯做出了正确估计, 如果他拿脆弱的联合政府之前途去冒险违抗民众意愿, 而同意法兰西民族的敌人重整军备的话, 那就太过冒失了。最终, 当《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 最后提交国民议会审批时, 孟德斯-弗朗斯拒绝利用这个问题换取美国的信任, 从而在1954年8月30日以319票对264票否决了这个条约。

于是, 成立欧洲防务共同体、 并在欧洲军队中容纳重整军备的德国人这一计划就此宣告终结。 在一次和比利时外交部长保尔-昂利·斯帕克及卢森堡首相约瑟夫·贝奇的私下会晤中, 阿登纳恼怒地将孟德斯的行为归因于他的“犹太性”——根据这位德国总理的说法, 孟德斯将自己和法国民族主义情节纠结在一起, 显得太过分了。 对于欧洲防务共同体的流产, 孟德斯自己的解释看上去似乎更有道理: “欧洲防务共同体里过多地强调了整合, 但是对英国却考虑得太少。 ”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