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omenta驭势及速腾聚创负责人:无人驾驶落地需打群架能力

来源:凤凰新闻 2018-12-03 13:38:16

雷帝网 雷建平 12月3日报道

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日前与Momenta合伙人孙环、驭势科技合伙人梅彦川、速腾聚创联合创始人邱纯潮在广州展开了一场关于无人驾驶的讨论。

驭势科技合伙人梅彦川

梅彦川说,无人驾驶或自动驾驶商业落地需要具备很多资源和能力,需要具备“打群架”的能力。

所谓“打群架”是指需要跟生态圈里所有合作伙伴在合作与竞争中形成联合体。

邱纯潮说,无人驾驶领域拥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并非是你死我活的竞争,需要多方帮忙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

今年10月Momenta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招商局创投、上海国资经营公司旗下国鑫资本、苏州元禾资本、建银国际,蔚来资本、高达资本等。

与此同时,速腾聚创也宣布融资超过3亿,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智慧物流平台菜鸟网络、上汽集团旗下的投资平台尚颀资本及北汽集团等。

孙环说,Momenta这轮融资主要会进一步投入到人才建设、加大研发投入,推动Momenta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和解决方案产品化。

邱纯潮说,这一轮主要是战略融资,投资方包括北汽和上汽,是希望在乘用车这一块得到一些帮助,而菜鸟是作为物流运营场景引入。

以下是对话核心环节:

雷建平:Momenta近期刚宣布一轮融资,你们拿到这么大笔钱之后做什么?

孙环:Momenta发展到现在,我们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底层基础平台的建设。

第二阶段是基于底层平台,建立起环境感知、高精度地图与定位、驾驶决策规划等一系列的软件算法。

第三阶段,实际上是走向产品落地的阶段,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

Momenta已经形成自主泊车、高速公路与城市环路以及城市道路等不同场景和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我们定位是一个Tier2角色,主要和Tier1和OEM合作,目前基于多个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产品和解决方案,Momenta正与多家国际国内车企和Tier 1展开合作。

包括L3级别高速公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L4级别自主泊车解决方案以及L4级别城市道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这笔融资肯定在这三个场景当中做产品化的落地,自动驾驶最核心的还是人才,首先还要继续积累关于AI核心能力人才的积累;

另一方面是产业化,和Tier1、OEM一起工作的过程中,也要有很多技术人才,也要会做量产落地方面的人才。

自动驾驶技术实际需要达到非常高的鲁棒性,所以我们还要进行大量的测试。

一方面,测试可和主机厂,和Tier1一起来做,他们的测试车队更大,他们能够测试到的场景很多样化,包括一年四季的场景,他们量产的经验也非常丰富;

另一方面,我们作为Tier2,作为一个软件的供应商,也需要过很多安全的等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需要去做大量的测试,这个测试的工作实际上也得需要很多方面的支持。

总而言之,这轮融资我们主要会进一步投入到人才建设、加大研发投入,推动我们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和解决方案产品化。

雷建平:驭势科技曾在广州白云机场有类似无人驾驶自动驾驶的运营,目前运转得怎么样?在中国大规模的落地需要多久?

梅彦川:这是驭势科技也是无人驾驶行业在商业化方面第一个落地的项目,地点就是在白云国际机场。

华南是我们的一个重镇,除了在白云机场之外,我们还在全球第三大的机场同时开始在无人物流方面车辆的部署,希望能够最近的时间量产。

引进菜鸟作为物流运营场景

雷建平:激光雷达在无人驾驶方面非常重要,速腾聚创是做激光雷达的,能否讲一讲这一块的市场前景?

速腾聚创联合创始人邱纯潮

邱纯潮:很多年前,激光雷达并不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传感器,大家更多的是用摄象头,激光雷达爆发时期正是自动驾驶爆发那段时间带动起来的。

在以前,激光雷达更多用在设备,发展并不是非常快,近几年各种新技术推出来,激光雷达经历了用钱都买不到状况,但大家都预测到它的产能能达到这么高,它的市场需求能这么大。

此前,激光雷达市场只有一家。事实上我们真正在用的时候,真的要达到一个车规级的需求,真的要走入寻常百姓家,对激光雷达的要求有一些新的定义。

比如要足够的便宜,要足够的稳定,要量产性非常的强,便宜到什么程度?一个激光雷达,你现在说卖几万美金不可能的,人家说几百美金能不能做到,要不然不能量产车。

在这一块,我认为咱们国内的水平并不比国外的水平差。

雷建平:速腾聚创前不久拿了3亿的融资,这笔钱会用在哪里?

邱纯潮:对于目前来说不是需要非常多的钱,我一直开玩笑说做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公司是挖矿的,我们是送水的,我们这个过程也是有一定的盈利情况。

这一轮的融资,我们是定义成一个战略融资,我们这次投资人,车厂有北汽和上汽,在乘用车这一块我相信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我们这次也引进菜鸟作为一个物流运营场景,我们去理解这个场景。事实上我们做的事情相对来说是简单的,我们目前最大的方向是如何把激光雷达做好,都是工艺方面的事情。

Momenta合伙人孙环

无人驾驶落地需打群架能力

雷建平:Momenta、驭势科技、速腾聚创都是创业公司,你们认为,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公司胜出的关键在哪里?

孙环:对于每家公司,它在选择自动驾驶这条路径时,可能不止是要去看别人家是怎么样做的,而是要把自己放到他所处的环境当中,他所拥有什么样的资源,他能获得什么样的知识。

周围的行业或者这个产业是怎么样子的,再结合自己自身的因素和实力,去决定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如果真正是能做成,一定要结合自己的因素,放到大的环境和产业当中。

对Momenta而言,我们的团队在深度学习算法方面有很强的研发能力,我们定位于做一个Tier2的角色也是这样一个考虑。

Momenta在整个产业链中是供应商的角色,也就是Tier 2,我们主要服务的客户是OEM和Tier 1,也就是车企和一级零部件供应商。

我们通过与OEM和Tier 1合作共同打造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这样一个定位能够和上下游的产业,包括Tier1和OEM,进行早日的商业化。

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一条非常清晰的技术路径,和OEM、Tier1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各自发挥优势,共同探索自动驾驶之路。

Momenta拥有覆盖多个级别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通过逐步落地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Momenta能够获取到海量的真实驾驶数据来进一步迭代算法。

同时在相对低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落地过程中,团队也能获得宝贵的量产经验,进而推动L4高级别自动驾驶方案更高品质的交付。

这就是我们在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去想到的一个商业路径和集成路径。

梅彦川:关于无人驾驶或者自动驾驶商业落地需要具备很多资源和能力,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是打群架的能力。

何谓打群架?就是我们需要跟整个发展过程中生态圈里所有合作伙伴合作,在合作和竞争当中形成一个联合体,在这个方面,我们在雄安有一些实践,也有非常好的进展。

邱纯潮:在我看来,现在真的是还谈不上竞争的时候,这个市场有非常大想象空间,不是说真的是你死我活,没有这个场景,我这个生意被别人拿了之后,我就出现很大危机的情况。

其实自动驾驶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需要多方帮忙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

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活得好,就要有足够的钱。另外是我们怎么去想办法攻克每个问题,满足大家的需求,创造这个社会的价值。

对于激光雷达产业来看,我依然觉得这个市场够大,不存在非常充分的竞争,我思考的问题是如果你接下来要真正的跟车厂合作,车厂对你综合实力评价要求非常高的。

如果你不是从底层创新,没有足够多的IP,你如何把自己公司有足够的抗压能力承担一定的风险,让车厂相信你等等我,这些都是一些非常关键的因素。

雷建平:大家认为中国的无人驾驶大规模商业化落地需要多长的时间,原因是什么?

孙环:未来几年,我们会陆续看到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落地,包括L3级面向高速公路的方案,包括L4级面向自主泊车的解决方案等等。

真正完全无人的L4级城市道路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更晚一些。在我们眼里,要做完全无人驾驶的落地,得做到1000亿公里的测试,才是真正的商业化落地。

梅彦川:无人驾驶和商业落地的前提是商业化的环境先落地,遇见在未来5年内,我们商业化落地的环境会有比较大的改变。

邱纯潮:我从激光雷达公司角度来看,乘用车和运营用车,运营车落地会非常快,我们看到最近订单需求也明显的上涨,运营类型的,比如说送快递的,扫地的。

如果从整体的量产乘用车角度来看,我觉得要分级别,驭势今年其实落地了一款宝骏的车,我认为真正的L3级别以上的大规模落地的时间,应该是在2021年以后。

一线城市会有非常多落地场景

雷建平:区域因素对自动驾驶商业化影响是什么?比如落地广州的挑战和机会分别是什么?

梅彦川:广州有一个学者提出了“新九通一平”,包括信息通、配套通、物流通等。

如果广州和广州开发区想要发展无人驾驶行业,建立生态,我建议打造一个适应无人驾驶的新“九通一平”,成为无人驾驶的一个新特区。

邱纯潮:广州是一线城市,一线城市肯定会有非常多落地的场景,这个非常的重要。

我们企业总部是在深圳,此前,我还跟深圳的同事说感觉南方的自动驾驶相关企业很少。但没过几个月就发现广州出了非常多的政策,引入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企业。

例如文远知行都吸引了过来,广州政府有这样一个胸怀,看到这个未来,这是非常难能可贵。

广州的产业也非常的完善,无论是小鹏汽车也好,广汽也好,他们都在广州,对这个产业来说起到非常重大作用的。

孙环:Momenta目前是在苏州开展自动驾驶平台技术体系建设和自动驾驶技术测试。这次非常幸运能更多了解到广州的发展和广州的政策,上下游的产业链。

要做到L4真正的落地,肯定不是在一个城市,或在一个限定的区域内把它跑通就行了。

在我们眼里,真正做到L4商业化落地,主要的一二线城市都得测试;据统计,全球来看,对于人类司机,一亿公里发生致命事故1~3起。

对于无人驾驶,我们希望比人更安全,最好致命事故率低一个量级,做到十亿公里一起致命性事故。

统计上,要达到足够置信度,需要多次重复实验,最好一百次以上。

这意味着一套比人更安全的无人驾驶系统需要测试的总里程达到1000亿公里。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