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第一怪才,拓拔嫣然也是个大才女,杨凌对她十分欣赏!

来源:陈文丽讲故事 2018-12-03 13:35:43

巴蜀第一怪才,拓拔嫣然也是个大才女,杨凌对她十分欣赏!

巴蜀第一怪才,博学之杂,是自已生平仅见,拓拔嫣然也是个大才女。不但汉文出色,还精通藏语和其他几族语言,自已更不用说了,那啥……简单字、汉语拼音、英文多少也认识俩儿,可是刘大棒槌……杨凌翻了翻白眼儿,问道:“大棒槌,你识字吗?刘大棒槌理直气壮地道:当然不识字,大人不是知道嘛,字认识俺,俺不认识字。可俺就认得这个字……他把粗粗胖胖地手指头往书上一捺:它念刘。你怎么认得它的?这回连杨慎也忍不住了。 哦,大人的亲兵里有个老丁,是河南人,有一回我就看见他鼓捣这种古怪的字儿。俺就问来着,他还挺紧张地,叫俺别声张,他说他是水族的。 大棒槌挠挠头道:俺还真没听说过这一族,老丁说这种字儿是他们族的字儿。是他们族里祭拜鬼神时同神灵说话用的字儿,族里的鬼师摆坛设法,再把这种字写书地信烧成灰。

鬼神就能看到了,呵呵,玄乎乎的,反正就他那德性,俺不信鬼神有功夫听他说话,不过我顺口问了一句,我的姓咋写,他就画给我看,这字看着挺好玩的。俺就记住了。杨慎恍然道:原来是水族文字,我听说过,有人说这是巫书,专门沟通阴阳用的。水族发源于中原睢水一带,正在河南境内。据说水书源于《洛书》,根据易卦、星象、五行之理,进而推演凶吉,预测祸福,解决疑难用地,涉及阴阳五行八卦,呵呵,想不到让槿兄不但精通易经,现在又研究起水书来了。 拓拔原本就没疑心到这种古怪文字和**之情有关,只是不忿自已对朱让槿知无不言,他却有瞒着自已的事情而已,她眼珠一转,笑道:“好,明日让槿出狱,我便送他个大惊喜吓他一吓,杨大人,请您那个侍卫出来,帮我认认这上面写些什么,别以为就他懂得,明儿等他就任了蜀王之位,我当面念出来吓吓他。 杨凌也觉的有趣,笑道:大棒槌,快去把老丁叫来。大棒槌道:大人,老丁给靖清郡王之女扶灵,刚走了一会儿,还没回来呢。哦,那么……拓拔姑娘就先把书放在这儿吧,等老丁回来,我让他抄成汉语,明天本官也要去赴宴,找机会把译文给你送去。

拓拔嫣然喜孜孜地应了,顺手把书放到了一边。拓拔嫣然此来,还真带了大批的礼物,足足三大口箱子,每口箱子四个人抬还挺吃力,也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东西,看的杨凌目瞪口呆,不过拓拔嫣然跋扈惯了,她不想送礼谁也别想逼她,她想送礼你不收也不行。好不容易把这两位送走了,杨凌还没得空休息一下,小郡主朱湘儿就到了。朱湘儿神色悲戚,杨凌对她也无言以对,两人进了书房默然对坐片刻,杨凌才轻叹道:“郡主,实在对不住,我救出了你地二哥,却送进了你的大哥……” 朱湘儿经由此事好似成熟了许多,只是微微摇头,再也不见那副刁蛮模样,半晌才俏目含泪地道:“多谢大人为我二哥洗清……洗清冤屈,本郡主……是奉父王之命,给杨大人送请柬的。请柬?”杨凌有点意外,蜀王一家都混的这么惨了,还请什么客呀? 嗯!朱湘儿擦擦眼泪,说道:“父王身体很是……很是不妥,今日难于起身,定于明日亲自去接二哥出狱,并大宴所有官员,还有未及离开成都的各部土司酋长……,请杨大人赴宴!” 蜀王一直厚爱长子。

冷落了朱让槿,如今终于知道自已错了。而且他地身体再经过这档子事一刺激,估计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知道。愧疚之下,想来他是决意禅位,传位于二殿下了。杨凌心知肚明,可是恭喜相贺的话如何说的出口。只是默默接过了请柬,表示明日一定赴宴。朱湘儿又礼节性地坐了一会,浅尝了一口茶,便起身告辞。杨凌送到大门口,忽想起一事,忙追上两步,说道:“对了,世子地田庄去年向卫所借了两门大炮,用来驱离野猪,此事实在违反军规。能否请郡主殿下吩咐一声,把火炮还回卫所。大哥的庄园……火炮?”朱湘儿先是一怔,忽地恍然大悟,说道:“哦,你说那个呀。那两门火炮……今天是二殿下朱让槿出狱的日子。蜀王朱宾翰身着赤龙袍,摆着全副藩王仪仗亲自赴刑牢去接儿子出狱。后边一顶空轿,仪仗规格俨然便是世子地待遇。 他这般隆重,既是为了补偿儿子,同时也是为了晓谕文武官员和全城百姓。两个殿下全关进了大牢,不这样还能一个个的抓着老百姓去解释不成? 他已派人通知了朱让槿,而且也一口答应了拓拔嫣然和朱让槿的婚事。

今日是禅位和定亲两件吉礼同时举行,蜀王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把近日来的悲戚惨闷一扫而空。成都大狱里,与关押朱让槿的牢房相对的另一侧大狱里,关着世子朱让栩。遥遥隔着一条甬道,便是他地兄弟,而兄弟今日就要洗清了冤屈出狱了,自已呢?是一开始就有人布局坑陷自已。还是眼见不能再害二弟,才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用连环计还害我?还是……根本就是他…… 朱让栩脸色一变,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我的确有口难辨,可是让槿被抓起来时,那玉佩也是令人有口难辨的信物,他还不是洗脱了冤名?我会坚持到开堂公审,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他身穿白色囚衣,背对牢门而坐,披头散发,再不复高高在上、气质雍容地世子模样。就在这时,牢门开了,前边六个人,后边战战兢兢地跟着两个牢头,开心就好整理这六个人还是上次夜探二殿下朱让槿的那六名锦衣卫,他们哪敢得罪。不过这帮牢子也在纳闷,怎么蜀王一家进来一个就和造反有关,再进来还是有关呐?锦衣卫敢情盯住他们了。

领头的锦衣卫走到牢门前,提高了嗓门道:“锦衣卫驻四川卫所佥事……他的套词儿还没说完,两个牢子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陪笑道:“小的告退、告退。 朱让栩缓缓转过身来,淡淡地道:“锦衣卫?你们来做什么?难道我家有人涉案造反不成? 那个锦衣佥事这回也学乖了,主动往旁边一闪,后边一个校尉慢慢地踱了出来,缓缓抬头笑道:“世子,是在下要见你,请锦衣卫地兄弟打个掩护罢了……杨……杨大人!朱让栩双眼攸睁,失声叫道。杨凌浅浅一笑,躬身施礼道:正是在下!今天太忙了,朱让槿回到住处,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闯进一大帮宫女太监,捧着各式各样的装备忙忙碌碌地给他打扮起来。今日继位,有太多的东西要准备,何况同时还要行世子定亲之礼。世子冠袍之外还得另备吉服,先宣布继位。然后再换上吉服,行订亲之礼。这一来拓拔嫣然就不好和他碰面了,另外辟了一处房子正在梳妆打扮。衣服好繁琐,朱让槿穿过华丽地衣服,但是却没穿过这么繁琐、这么讲究的衣服。

内衣嘛,旁人又看不到,那么正规干吗?还没行动呢,他已经捂地一身大汗了,可是也只好忍耐着任人。玄衣纁裳,里里外外都是绘着吉兽、山水图案的隆重袍服,里里外外已经穿了五件了,又是四个宫女拥上来,捧着白纱中单、黻领、蔽膝、革带、金钩和玉佩。料子都是上好的,可这么多穿在身上真难受呀。好不容易打扮完毕,顶冠也端端正正戴在头顶。两个太监抬过一面巨大地铜镜,朱让槿看地不禁屏住了呼吸:这就是我的呢?不再是一身儒袍,风流斯文的玄衣公子,可是英俊之中却多了几分威武和严肃。你们……退下,我要静一静。”朱让槿嗓音有点发干地道。太监宫女们弯着腰退出了房间,朱让槿对着铜镜退后两步,仔细看着镜中人。本来就很宽、很结实的肩被垫的看起来更加**量,修长伟岸的身材,皇家贵胄的气质。轻轻一动间雍容华贵的衣袍轻轻**,都代表着这是一个高高在上地大人物,是人上人。人中之龙! 这是我吗?朱让槿盯着铜镜,好象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素不相识的人,盯了许久许久,好象镜中地身影都看的有些模糊了,他的目还没有移开,就连杨凌带着一个侍卫出现在门口,他都没有发觉。

杨凌清咳了一声,拱手笑道:恭喜世子,杨凌来贺!啊!朱让槿一惊。猛地醒了过来,连忙笑容满面地迎上前,十分亲热地拉住了杨凌:杨大人,我正盼着见到你呢,来来来,快进来坐,唉呀,这身冠袍真是麻烦,行动都不方便。朱让槿一边抱怨着,一边小心地正了正冠帽,往铜镜里边瞧了瞧。 杨凌施施然地自走到一侧椅上坐了,朱让槿看看冠带没有歪,这才松了口气。他一扭头,见黄脸浓髯侍卫站在门口,双臂抱胸,单刀在腰间轻轻地摇晃着,好似故意把住了门口不许人进出,不觉有点奇怪。他转过头来对杨凌笑道:“我刚刚出狱,就被父王接来,被这帮下人**个没完没了,还没找到机会去谢谢大人,为我洗清冤屈呢。只是大哥他……朱让槿笑容渐渐消失,换上了一副沉痛之色,黯然道:我……实在没想到,大哥是这样的人,我已经着意地远离权力,他为什么就容不下我”,泪光莹然,朱让槿轻轻拭了拭眼角。 杨凌也是一脸的黯然,沉痛地道:“我……也实在没想到,二殿下竟是这样地人,权力真的那么重要么?能让你抛却手足之情,害兄害妹、丧尽天良!”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