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渐退:“断奶”后的新能源汽车怎么办?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8-12-03 07:57:28

“断奶”后的新能源汽车怎么办

进入秋冬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大气污染再一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换一辆节能、环保、经济的新能源汽车不知不觉成为都市人群为“绿色”出力的时尚选择。然而,政府补贴开始逐渐减少、2020年将完全取消,充电难、续航短等技术“短板”凸显,又让另一部分消费者驻足观望。补贴渐退,技术“拦路虎”仍在,新能源汽车能否继续“火”下去?日前,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10月19日,第三届海南新能源汽车及电动车展览会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图为销售人员在展览会上为顾客介绍新能源车。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承担着带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新使命

从“出道”开始,新能源汽车就被予以政策优待,免购置税、可观的政府补贴,成为很多车主换车的重要原因。同时,依靠新能源汽车发展实现超越,也承载着中国汽车产业未来的希望。

从销量上看,新能源汽车不负众望:2018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和保有量,均占据全球市场半壁江山,比亚迪、北汽新能源等8个汽车品牌进入全球新能源汽车品牌销量前20名。与此同时,一批整车和动力电池骨干企业茁壮成长,造车新势力快速崛起。

“我国手机、电脑虽然产销量高,但都不是我们率先引领的。而电动汽车不同,这次是中国率先在全球成功引入大规模民用高科技消费品。”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以电池为例表示,2017年,全球前十大电池厂商中,中国占7家,并向全球供货。

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传福认为,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正从政策驱动向“政策+市场”双驱动加速转变。

“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处于由导入期向成长期过渡的关键阶段,在全球产业体系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引领和加速了全球汽车电动化进程。”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表示,进入新时代,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承担着带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新使命。

充电难,续航短,技术问题如何让消费者吃下定心丸

但技术“拦路虎”仍在眼前。

“汽油车加油5分钟就好了,但电池充电最少也得等15分钟。”这是让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对新能源汽车持观望态度的原因,“如果出现车坏了没电了只能停在路上的情况,哪怕救援半个小时就过来,下次都可能不敢出门了。”

和李稻葵一样迟疑的,还有张新宇。家住北京市大兴区的张新宇,在朝阳区国贸一家大型外企工作,每日往返近60公里的通勤距离,使汽车成为刚需。新能源汽车一次完全充电,只能行驶200多公里,这意味着他必须隔两三天就要充电一次。但家里小区的车位属于临时租用,无法安装固定充电桩,公司的充电车位又总是爆满。这让张新宇只能狠狠心,花了高昂的费用,从朋友那里租用了二手汽车。

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黄丹华一一列举了她此前在调研中发现的“充电难”问题:充电设施总量不足,利用率低;充电桩建设涉及的环节多,协调难度大;信息和数据互联互通的程度还不够高,运营商之间的支付结算互联互通尚未实现。

有限的续航里程,再加上充电难,成为困扰用户最现实的问题。这一短板不解决,即使有环保、节能、高科技的概念“撑场面”,新能源汽车也很难真正走进用户。“产业能不能发展壮大,最终由消费者说了算。消费者不买账、不掏钱,再好的技术也没用。”李稻葵说。

这些问题也同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在电池等核心技术方面,科技部副部长黄卫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加强研发力度,对单项技术、整车技术等方面的研发活动,均要加大支持力度。在充电桩等相关配套设施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要充分发挥部际联席会议作用,加强部门间协作,着力推动解决充电桩进小区难、地方保护等突出问题。这些措施,也从政策层面让消费者吃下了定心丸。

“拐点”已来,关键是“拐”向何方

按照政策规定,被消费者和车企都非常看重的财政补贴,将于2020年彻底取消。现在补贴开始逐渐减少,王传福判断,说今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拐点”并不为过。问题是向哪里“拐”?“断奶”后的新能源汽车怎么办?

“2020年财政补贴完全退出以后,每年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销售量,可能从现在每年增长50%以上,下降到40%,这个‘坎儿’会不会太陡?”工信部原副部长苏波对此颇有顾虑。

“补贴政策退出后,市场可能出现断崖式下跌,建议加快出台使用环节的接续政策,抵消补贴政策退出的影响。”商务部原副部长房爱卿建议,要以创新消费端政策为着力点来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针对这一问题,财政部副部长刘伟表示,补贴政策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坚持“扶优扶强”的政策导向,调整完善补贴技术标准,给企业留出过渡期。并且,将参照美国、德国等国家推广新能源汽车的经验,不断完善其他相关政策措施。

然而,逐渐取消的政府补贴似乎并没有影响一些地方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积极性。有数据显示,已公开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超过2000万辆,是国家规划设定2020年达到200万辆目标的10倍。

这或许会产生新的问题。

“新一轮产能过剩正在形成。”苏波说。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提供了一组数据:我国有250多家企业具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7年产量超过1万辆的只有18家,70多家产量为零,“小、散、乱”现象突出。

为了遏制一些地方盲目招商引资建厂的行为,从2017年6月开始,国家已经暂停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核准。据林念修介绍,目前正在抓紧制定出台《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的规定将进一步严格项目准入条件,明确管理责任,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防范地方盲目新建企业和扩大产能,从而引导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发展。

(本报记者 俞海萍)

光明日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