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点》:主要看点是双男主的种族互换和无处不在的说唱音乐

来源:鑫鑫最爱的妈妈 2018-12-03 15:33:31

种族题材一直是电影创作领域的热门,2018年的好莱坞依旧出现了不少高质量的黑人电影。

在之前的推送中,我们为大家推荐过黑人“赵铁柱”电话套路3K党的《黑色党徒》,以及黑人电销员用白人口音走上职场巅峰的《抱歉打扰》。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盲点》,同样是一部拿“口音梗”开涮的荒诞黑人电影,主要看点是双男主的种族互换和无处不在的说唱音乐。

影片的主人公是黑人青年科林和他的白人兄弟迈尔斯,他俩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也在同一家搬家公司任职,关系好到不分彼此。

不过当这两兄弟走上街头时,你会感觉有些奇怪。因为黑人科林总是胆小怕事,而白人迈尔斯又是大金链子又是大金牙,还喜欢说唱、枪支、嗑药、斗殴......

原来科林曾因一起斗殴案件入狱,被判了两个月的监禁,一年的假释期。这期间他一直安分守己,目前还剩三天就可以重获自由了,千万不能功亏一篑。

迈尔斯则一直生活在黑人社区中,还娶了一名黑人妻子,生了一个混血女儿。他性格冲动,骨子里非常喜爱、崇尚那种黑人街头文化。

所以这对兄弟给人的感觉就是:黑人更像白人,白人更像黑人,两个人的种族身份像是颠倒了一样。

影片对迈尔斯的“黑人化”描写非常喜感,他与黑人交流的台词中不仅夹杂着各种俚语,还变得非常有韵律、有腔调,仿佛也拥有了黑人的种族天赋。

在科林的假释期还剩三天的时候,他差点再次被损友迈尔斯牵扯到犯罪活动中,还无意间目睹了一场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逃犯的事件,这令他惶惶不安。

白人警察枪杀黑人的新闻在美国是屡见不鲜了,虽然这些被枪杀的黑人往往都有犯罪前科,但警察的行为依然会引起“过度执法”、“种族歧视”的质疑。

身为假释犯的科林因此留下了心理阴影,一看到警车就会紧张,晚上还会做噩梦。

入狱后,科林的前女友多次劝说他远离迈尔斯这样的损友,科林不为所动。

前女友最后说:当你和迈尔斯一起在街上斗殴的时候,你猜警察会先开枪打你,还是迈尔斯这样的白人?

科林无话可说了,因为即使他和迈尔斯之间不分彼此,在旁人眼中他们依然是有区别的,而这种区别or特权迈尔斯可能根本意识不到。

这段跨种族的友谊同样让迈尔斯苦恼不已,他学说唱,学黑人的说法方式,学黑人的打扮风格,还与黑人女性组建家庭,可是在真正的黑人眼中,他的一切显得很“装”。

于是当一名黑人男性对他说“你想融入这里,不需要这么装的”时候,迈尔斯彻底愤怒了,那种“我拼命融入你们却依然被当做外人”的羞辱感瞬间爆发,让他在派对上大打出手。

因为这件事,迈尔斯与科林也闹翻了脸。迈尔斯指责科林没有站在他的一边,科林则反驳参与斗殴后,黑人永远比白人更容易挨警察的枪子儿。

科林对迈尔斯说,叫我“nigga”,如果你对我足够坦荡,就大方说出这个词来。迈尔斯回了一句“F-word”,却不愿用这个种族词汇,可见种族芥蒂在兄弟二人的心中依然存在。

“nigga”(nigger的俚语)虽然是一句种族歧视词汇,在黑人中却是可以随便用的,少数关系极好的白人也可以这么称呼黑人。

迈尔斯与科林的关系极好,却始终不想用这个词汇,甚至也不让自己的黑人老婆用这个词,一方面可能是内心善良,在与黑人交往时表现的过度“小心翼翼”;另一方面可能是出于自卑,因为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装”,也无法真正可以和黑人熟到互称“nigga”的地步。

如果深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甚至可以理解为是黑人文化小圈子的排外性,以及黑人社区对白人的逆向歧视。

这个问题的可怕在于,即使建立了稳固的跨种族友谊、婚姻,其种族隔阂依然存在。

作为一部种族题材电影,本片不仅探讨了跨种族友谊,也在反思人们对少数族裔的固有偏见。

影片的名字《盲点》来源于科林与前女友交谈时提到的一张心理学图片——鲁宾的花瓶。

当人们看这张图片时,潜意识会决定他们先看到的是花瓶还是人脸,而我们的大脑只能在同一时间看到一个方面,于是另一个方面就成了我们的“盲点”。

科林问前女友,当你看到我的时候,是先看到一个打架斗殴的黑人,还是其他?

这句话其实也是再问观众,当固有偏见、负面新闻构建的潜意识决定了你的判断时,你眼前先看到的他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影片另一个让人感到扎心的片段,是科林与迈尔斯的混血女儿玩耍时,说了一句“hey,stop!”小女孩立即举起双手,大叫:“别开枪,别开枪。”

女孩的母亲解释说,这是因为她给孩子做过遇到警察的正确练习。

观众的反应可能与科林一样震惊,想不到一个黑人混血小女孩,在自己的国家、社区,居然面临和那个著名新闻图片中的叙利亚女童一样的命运。

影片的最后一幕是科林与迈尔斯在搬家公司工作时,发现客户就是之前枪杀黑人的警察。

这个时候,整部电影中从未表现出黑人特征的科林终于“黑人”了一回。他用枪指着这名警察,来了一段吊炸天的freestyle,将身为黑人的苦闷,以及对白人警察的质问唱了出来。

这段说唱非常有气势,歌词非常有力量。当科林唱完后,白人警察哭着说:“我不是故意的”。迈尔斯反问:“真的吗?”

对话至此结束,科林最终没有扣下扳机,说明经过假释期的“修炼”,他已经学会了控制情绪,学会了消除盲点。而对整个社会来说,消除盲点依然是一件艰难又复杂的过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