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镜重圆虐恋文,《我把繁星赠予你》放开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来源:小说推荐界的扛把子 2018-12-03 15:31:13

破镜重圆虐恋文,《我把繁星赠予你》放开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第一本《芭蕾舞与篮球鞋》 作者:微胖界的小巨星

头顶的白炽灯把教室照的亮堂堂的,在巨大的落地镜面前,云溪踮起脚尖轻轻旋转,跳跃,黑色的练功服下面是纤细挺直的背脊,汗滴顺着额头滑落,有些甚至滴入到眼睛中。云溪站在路边的树荫下面,脚尖踩在地上无意识的磨着,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从身后擦肩而过,云溪耳朵里塞着耳机毫不在意。“楚墨啊!那个大帅逼楚墨啊!”陈茵仿佛被戳到了某个兴奋点,“听说他家里背景很深,人还超级帅,不过听说他是走了后门进的我们班,不知道是真是假。”要知道云溪从高一开始每个周末都会奔波在各个舞蹈班之间,有段时间甚至连课都不来上了,就是为了准备一个全国性的比赛。“楚墨?楚墨?”老师连叫了两声,都没有人理睬。 “一中校草啊,而且还是一中的扛把子。”“听说打架可厉害了,而且背景深的很,黑白两道都有点关系,他有个很厉害的哥,叫楚辞。”阳光下,欣长的背影被拉的老长,背后松松垮垮的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头发理得干净利落,修长笔直的双腿包裹在牛仔裤里,黑色的耳钉闪着光。接下来的小课似乎再也没有见到过楚墨的身影,云溪奔波在舞蹈教室和小课之间,偶尔听见有人在私下里谈论一中的校草楚墨的话题,都是匆匆略过。楚墨听到后嘴角也不自觉的扯出了一丝细微的弧度,他解开身上短袖的校服扣子,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背后印着骚气的一双金色的翅膀。他撸了撸头顶的碎发,顺带从抽屉中抽出一瓶依云矿泉水。楼上的议论声纷纷,九月的暑气还没有消退,知了的鸣叫也从未间歇,蓝天上飘过朵朵洁白的云,一切云淡风轻,都是最美好的样子。楚墨头也不回的走到场边,他身上穿着黑色的T恤,背部已经被汗水浸湿,身后的翅膀仿佛展翅欲飞的样子,额角还留着点滴的汗水,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这是大汗淋漓后的表现。

书评:他的举动无异于给了云溪莫大的勇气,若是刚刚他没有出现,云溪定是不敢对老师说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他的存在,带着无比多的矛盾,却……却让她觉得没由来的安心。楚墨低眉望去,挺直的站立在一旁的云溪眼角带着笑意,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星星点点的揉碎了的星辰在眼底绽放。云溪低着头,微微的叹了口气,回到教室的步伐不似刚刚出办公室的时候那么轻快了。      

第二本《我把繁星赠予你》 作者:黛画

看着她此刻慌乱警惕的神情,心疼与自责交加,傅容川终于耐不住起身,烦躁地打开房门,下了楼。 傅容川嘴边一抹苦笑,相识八年,他一直追逐在她身后,他对她霸道的占有,掠夺,从未真正考虑过她的感受。他曾一度以为报复与金钱便成为他一生的慰藉,这种认知持续了十几年。直到,遇见梁唯一。 那年,十七岁的她,闯入他孤独黑暗的生命,打开了他对所有美好的向往,她像一个骄傲纯真的公主,拯救了他阴郁的人生。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只一面,她便拿走了他心脏上方的第二根肋骨。 傅容川闭了闭眼,觉得自己大概是……着魔了。傅容川顿了顿,说:“还不到八点,我送你回学校。”梁唯一抬头,有一丝讶异他居然这么爽快。他侧身过来帮她解开安全带,距离再次拉近,想起刚才在卧室的暧昧情形,梁唯一一阵尴尬。想了想傅容川本就出众的外表,掩盖不住的光芒外露,作为女伴,她似乎也不能太逊色了。偌大的贵宾休息室只有傅容川一人,他坐在沙发里,抬眼,刚看到走进来的梁唯一,他微微一愣,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而后英俊的眉便皱在一起,神色冷淡。看他冷硬的语气,似乎真的有问题,梁唯一解释:“因为我很少参加这种宴会,并没有经验要特意准备哪种礼服。” 傅容川蹙眉,强忍心中的酸意,转身不再看她。梁唯一呆呆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他的女人,她的美,他恨不得把她藏在怀里,怎么会允许别人肆意欣赏? 他这是……吃醋了。呃……放开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书评:天色很好,初秋的阳光,明媚却不刺眼,教学楼漆得格外简约,灰墙白瓦,偶尔有一两座砖红色的宿舍楼,加上随处可见的绿植,整个校区笼罩在一片淡金色之下,却是奇特的好看。谢家老宅在海城郊区,风景极美,原森想征用这片地,开发旅游度假区。三年前开始向政府申报,足足等了快两年才批下来。周遭一片寂静,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梁惟一缓缓抬头,看到那张英俊无比的脸,她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第三本《风起时想你》 作者:江小绿

江见欢第一次见到苏末时,是在十八岁,一个平常又特别的夏天。其实她们两个都很怂,第一次去那种地方紧张得要死,在吧台点酒时浑身都是故作的成熟和老练,别人一眼都能看出她们的生涩和不自然。他微微低着头,侧脸弧度冷俊,影子倾斜打在地面和墙壁,拉出长长的阴影。明明灭灭的光影中,窗帘飘动,原木色的桌上摆着一盆小小仙人掌。那里是苏末。从此江见欢就成了那个酒吧的常客,她胆子小,又怂,每次什么都不敢做,就连打听他都觉得是一件胆颤心惊的事情,都只是默默的坐在角落听着他唱歌。“苏末,我想跟你回家。” “苏末,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得快疯了。”她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双手想要上前强行抱住他,跟在不远处的江见欢也忍不住了。苏末正站在那里望着他,皎洁的月光洒满他一身,照得那张面无波澜的脸愈发冷淡。乍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划破耳膜,从台上的话筒里传出来,江见欢的话头戛然而止。她愣愣转过头,微张开嘴,望着台上的那个人难以置信,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不过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江见欢就打听清楚了,苏末是今年入学分数的第一名,所以作为新生代表发言,而他本人就读于艺术系,学的是音乐专业。“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她再也不敢看他,低头盯着脚下鹅卵石,声音小得像是蚊子叫。“我只是又怕找不到你了。”

书评:人来人往的街道,混合着各种声音,喧嚣嘈杂。夏日的风里藏着闷热,胸腔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得喘不过气来。 起初是一个短视频网站博主用了这首歌作为背景,后来这个视频点赞数突破了百万,这首歌也红了,其他人纷纷效仿,用它作为视频作品的配乐。歌曲《无欢喜》的各项颁奖典礼,苏末一次都没有出席,歌迷们纷纷失望至极,喜欢了好久好久的人,却连他长什么都不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