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烟雨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他没想到金刀男子的实力会强横到这般

来源:张经理向太阳 2018-12-03 15:31:16

听到王朗的话为首一名手持金刀的男子面露古怪之色,忽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冷声道:“老东西,胆子倒挺大的呀,竟然对咱们说起教来了,怕不是被抢过一次觉得面熟所以有恃无恐了?”上百道讥讽的笑声传荡开来,众人方才知道原来这不是对方第一次被这伙马贼抢夺货物了,怪不得王朗的另一只臂袖是空的,任之前黑脸大汉如何询问就是不肯告知。“够了,老子生平最看不惯尔等这些鸡鸣狗盗之辈,有一手好本领不去想着报效大云皇朝,反而在这里占山为王恃强凌弱,真是同道耻辱!”黑脸大汉怒吼一声纵身从马上跃下,翻手祭出一对宽斧朝着手持金刀的男子砍去,后者眼神一沉似乎觉得自己被轻视了,抬手便是劈出两道刀芒,强横的元力显露无遗。“灵脉境后期!”有人刚道出对方的修为黑脸大汉便被两道刀光斩成血雾,一名化丹境巅峰竟然在其手中走不过两个回合,看到这一幕众人仿佛也预见到了他们各自的下场。江烟雨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他没想到那名金刀男子的实力会强横到这般,可以瞬杀一名化丹境巅峰,等到自己意识到时想要出手已经晚了。“怎么,还有人想送死不成?”感受到从江烟雨身上散发出的冷意手持金刀的男子面露玩味之色,丝毫不将其放在眼中,伸出三个指头道:“在我手下坚持三个回合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若是多坚持三个回合更可以带走一个人。”“那我若是可以坚持到足够带走所有人呢?”金刀男子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区区一名化丹境后期竟然有胆子跟自己提出这个问题,难道最近的商队请的护卫都是一些不怕死的?“三弟,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把东西带回去,若是遇到大云皇朝的那些走狗又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身前长脸男子的话语金刀男子虽感到脸面上有几分挂不住但还是挥了挥手,立即有十余人呼喝着手持兵器冲了上去,瞬间就将数名连兵器都来不及祭出的神通者斩杀。王朗顿时脸色焦急地望向一旁的佝偻老者,后者似乎轻叹了声这才缓缓走下马车,身形竟然比起一般人都要高大数分。睁开眼睛的瞬间整个人气势大变,声音低沉地道:“看样子就是你们上次抢走我金陵府的货物,也不枉老夫走了一趟,终于找到了正主。”听到“金陵府”三个字商队中的其他人面露狂喜之色,似乎捡回了一条命,反观所有马贼的脸上却是布满了敬畏之色,立即退后数步不再动手。“金陵府?”长脸男子眉头微皱,目光在佝偻老者身上扫过仿佛想看出对方深浅,忽地冷冷一笑,“我道上次的货物怎么那么珍贵,原来属于金陵府,这么说你身后的这一车也都是好东西了?”“大哥,这老家伙可是金陵府的人……”见对方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样子金刀男子既惊又喜却还是在一旁出口提醒,眼神忌惮地看着眼前的老者,直觉告诉自己这老东西不是一般的棘手。

“金陵府又如何,就算是人皇来了也得看看能不能扛住我樊英的这把饮过万人血的追魂枪,布阵!”最后两个字落下近两百道马贼气势陡然一变,仅仅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就相互对冲摆出一副阵势将众人团团围在其中,看起来竟然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原来是樊统帅,想不到你当初违背军令逃出战场后竟然跑到了这里落草为寇,这些想必都是和你出生入死的樊家军吧,若是樊老将军看到自己的孙儿落得这幅模样怕是在九泉之下都难以瞑目。”“你还有脸提起他老人家!”樊英像是被触怒的雄狮怒吼一声,脸色狰狞地祭出一柄锈迹斑斑的长枪,纵身朝着佝偻老者轰去,周身元力狂震不止,枪出入雷,所过之处就连空气都散发出焦灼的气息。“为樊家找回个公道!”近两百名马贼双眼赤红地朝着商队的其他人冲去,狂暴的元力席卷开来,顷刻之间一场一面倒的杀戮便彻底展开,江烟雨震撼莫名地看着眼前景象,忽地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惊人的杀机。

“轰!”江烟雨连人带马被一名独眼男子轰出数丈之远,跌落在地,站起身来时乌角重戟已然抓在手中,抬起头来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将他围在中间的数十人。“好戟,你们去帮少将军解决金陵府的那个老东西,这小家伙由我来解决!”其他人立即驾马扭头离去,不等江烟雨心中松一口气独眼男子便从马上下来走到近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怪只怪你和金陵府的杂碎走在了一起,不然我佘武还真不想对你动手,像你这般有骨气的已经不多了。”“是吗,既然那样的话你就放我走吧,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金陵府,也不想掺和到你们两家的恩怨中,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佘武想都没想便摇了摇头,面露讥讽之色,不知是在嘲讽江烟雨的委曲求全还是什么,翻手取出一柄乌鞭,似是黑金打造,落在地面上的瞬间顿时砸出一条沟壑。“你我都擅使重器,就让佘某来领教一下你手中的那柄大戟吧!”话音未落手中乌鞭便已经横空劈出,宛若一条黑蛇朝着江烟雨席卷而来,后者一言不发乌角重戟虚划一招扬起大片灰尘,竟然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树林深处逃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