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鸟在一扇门前徘徊,林动说答应就在里面

来源:朋友讲娱乐 2018-12-03 15:34:16

绫清竹潜进炎神殿,林动出现在她面前,表示只有他们联手才能拿到火焰祖符,才能去找她爹完成夙愿。绫清竹认为林动没必要对她这么好,林动表示自己的仙女姐姐有任何危难,自己万死不辞。绫清竹那日射的莲花镖恰是给他们留下线索,现在只要跟着北斗鸟,应该能找到他的所在之处。北斗鸟在一扇门前徘徊,林动说答应就在里面。绫清竹推开门,看见了她娘,只不过这里是精神玄域,岩师说是由人的情感思念所造,问林动是如何造成九天太清宫的。林动解释这不是他的精神玄域,而是城主的,这个城主应该也是符师。绫清竹看着娘走向城主青雉,林动相信这一幕是青雉心中最难忘的记忆,而青雉也就是绫清竹的父亲。绫清竹接受不了这个事情,既然青雉是符师,为何要偷走祖符,这么说九天太清宫的人说的都是对的,青雉投靠了异魔。

青雉道他也是无奈之举,多年前,他是符师会的弟子,素素是他的符使,他们相爱了,并且约好相伴终生,谁知道隐匿在妖域的五王殿突然呈现在人间。他告别了素素,一路追踪来到雷族村,发现了他们保护雷霆祖符的秘密。为了逼出五王殿,他是什么招数都使了,只是那时候还年轻,谎称雷族族长已经把雷霆祖符赐予了他,果不其然,五王殿出来,两人交手,彼此都受了伤,只是当他再回到雷族村,发现五王殿幻化成他的形象大开杀戒。

这些年,体内的五王殿一直在反噬青雉的身体,青雉只能用地火阵暂时把它压制,还必须处处小心。这些年,青雉戴着面具,是怕他们怀疑他是异魔。青竹告诉父亲,娘为了替他顶罪,在九天太清宫做了一名杂役。青雉愧疚,青竹相信娘让她把乾坤袋戴在身上,是比她还更相信父亲没有二心。林动认为此时作为他是恨不得大哭一场,劝青竹没必要继续执念,然后借口去找慕灵珊,将独处的时间留给从未见面的父女二人。林动疑惑,青雉在妖域苦苦埋名了十几年,隐忍之艰,让他着实佩服。青雉称自己句句实话,没有虚言。林动并非怀疑,只是青雉能隐匿十几年,说明为人谨慎,处事周密,想必步步为营才会到至今,只是怎么会在雷族村那么轻易地就上了五王殿的当。青雉道出真相,他原本想去雷族族长把雷族祖符骗到手,等他杀了五王殿再还给他,只是没想到事情出了意外。雷族族长顽固不化,不可能把雷霆祖符给他,他是愧对雷族村几十名性命,只是为成大事,必有牺牲。林动答应青雉会对清竹保守此事,希望青雉有所为有所不为。

此时在九天太清宫的素素心心念念不知道青竹是否找到青雉,沈清告诉她青竹和青雉已经相认,当年事情也真相大白,青雉是有苦衷的,素素没有看错青雉,若是她要去妖域,自己可以给她安排。素素认为青雉把她忘了,或者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自己就在这里等着。素素问沈清是否怨自己,若不是自己当年执意妄为,沈清也不会被逼当上宫主。沈清坦诚自己确实怨过,只是当着当着宫主也就不怨了,现在永保宫门不落,保宫人周全,倒也是一种乐趣。慕心晴感应到异魔的气息,果然,林琅天就在洞内。小炎一拳将林琅天打倒在地,林琅天如此不堪一击,慕心晴担心有诈。小炎看林琅天是练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慕心晴想要杀了林琅天被小炎阻止,这时六王殿扛着慕灵珊回来,小炎和慕心晴争着当人质换回慕灵珊,结果林琅天醒来挟持了他们。

青雉出现,六王殿烤别人烤那么久,他也要让六王殿尝尝被烤的滋味。青雉救下小炎和慕心晴,只是小炎帮慕心晴挡住了炙烤,所以伤势严重,当务之急要先减缓他的疼痛,否则无法给他上药。慕灵珊想起姐姐的歌声不仅可以扰乱心神,也可以舒缓心神,让人忘记疼痛。青雉知道慕心晴的嗓子让热气灼伤,若是开口,嗓子损伤甚具。可听着小炎痛苦的惨叫声,慕心晴特别难受。林动泄气,来到岩师的精神玄域,认为他还是青阳镇那个毛头小子,比不了林琅天。原本还想与林琅天携手消灭异魔,也想规劝林琅天,只是永远无法超越林琅天。岩师调侃鼓励林动,再说现在的他足以让林琅天心存顾忌。青雉嬉皮笑脸来串门,和岩师二人十几年来重聚,喝酒嬉笑聊天,还骂林动是孬种,不就丢掉祖石,那不过就是一个物件。青雉还问岩师完成使命是不是要带萱素去云游四海,岩师笑着说道不过就是为了那温暖而又有趣的小奢望。

青雉说有一种叫天罡四象封魔阵,需要四位高手镇守四方,到时候只需要把林琅天引入阵中即可。林动决定自己去做诱饵,青雉称林动的确是唯一能影响林琅天的人,青竹想要陪林动一起去,青雉为难这样天罡阵就少了一方。这时小貂出现,说还有他。林动怀疑这个地方是空间的一个转接点,他们是被困在一个圆圈里。林动想利用吞噬祖符打破这个空间漩涡,结果这个地方是一点元力也用不上。青竹发现一旁的桃树有问题,刚刚还是含苞待放的花蕊,现在却全开花了,短短一瞬间,似乎比外界快上许多。绫清竹想起这里是云荒泽,秘籍上说万物在这里萌发消亡再生,无休无止。身在其中的他们也会消亡不存在。林动问绫清竹秘籍上有没有提到脱离这个空间的办法。秘籍上说只要在云荒泽的中心,熬过新旧纪元交替的瞬间,便可绝处逢生。

这里的冬天一直持续,下着大雪,气温是越来越低。绫清竹向林动索要拥抱,林动却冷漠拒绝。其实绫清竹早就对林动刮目相看了,既然林动不敢抱自己,绫清竹依偎在林动的身上,主动抱了林动。秘籍上说云荒泽旧纪元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会随之消亡,但若是有人愿意牺牲就可以保护另外一个人活下去。绫清竹舍命救林动,因为林动始终是另一个自己。清竹把自己的能量给了林动,云荒泽空间被解除。

此时黑暗殿主青檀霸气驾到,时间静止,阻止了元门混战,并且从林琅天身上抢回了林动的祖石。青檀指责林琅天,随后放走了林琅天。青雉被反噬,体内无法压制五王殿。慕心晴想要去叫人被青雉阻拦,他不想让他们难过。慕心晴劝青雉心中还有记挂的人,还是早日相见,别等后悔。小炎平时都是一着地就睡着,现在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心晴睡不着。小貂还开他玩笑,打趣他。慕灵珊见姐姐脸红了,认为姐姐和小炎都生死相许过了,刚好可以一起去浪迹天涯。慕心晴承认小炎是挺好的,只是生死祖符开启之法依然扑朔迷离,还肩负着找异魔皇的重任,因此感情的事只能是负担。

绫清竹要回九天太清宫跟爹告别,青雉叫住绫清竹,要跟她一起回去。绫清竹没有回答,转身却忍不住偷笑。林琅天来到道宗大开杀戒,弟子来到冰室,劝修炼冰主的欢欢快点离开,她修炼未成,关系着除魔大业,不能有半点闪失。欢欢心中清楚离开道宗雪山也无处可去,她要护着道宗共存亡,不会给爹他们丢脸。欢欢给林动发信号,希望林动回来与她并肩作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