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年化身杀人狂魔 只为抢点零花 竟连不到3岁的男童也不放过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2018-12-03 15:31:37

曾青华与曾青燕,赣州市宁都县湛田乡井源村人,她们是一对亲姐妹,在当地人的眼里,两姐妹长相清秀,是当地人人皆知的“姐妹花”。然而,令人惋惜的是,2015年8月的一天早上,村民们发现这对姐妹花被人残忍地杀死在了家中。更加惨绝人寰的是,她们各自不满三岁的儿子也一同遇害。一起命案,两对母子,四条人命,血案成为震惊赣南的头号大案。

这是位于宁都县湛田乡井源村村口的一栋,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也就是这一起造成四人死亡命案的发生之地。在二楼的阳台上,曾青华与曾青燕姐妹俩晾晒的衣物,仍然挂在那里。在二楼的房间内,死者曾青华倒在血泊当中,离她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男孩尸体。民警:“两小孩当时应该还没断气,凶手用剪刀在他们的脖颈处补了两刀。”在案发现场靠近南边房间里有一张木床,凶手在将曾青燕伤害之后,将她的尸体藏匿于此。

在不大的景园村,曾青华、曾青燕两姐妹算是最标致的女人,她们的遇害一下子挑起了人们敏感的神经。通过尸检,警方认定曾青燕应该是最早遇害的人。经过了解,死者曾青燕在六年前远嫁到了山东,就在案发前一段时间,她才刚刚回到了娘家居住。

这是一枚带血的脚印,通过细致勘查,警方技术人员发现,这些带血的脚印并不属于死者,而从鞋印的运动轨迹来看,民警判断这些鞋印应该属于凶手。同时,带血脚印有41码,由此民警判断,凶手应该是男性,而从花纹来分析,它们又明显是两种不同的鞋子留下来的,这似乎表明凶手应该是两个人。然而,在对两种脚印的轨迹进行分析之后,警方发现了疑点,那就是两组鞋印根本没有交错,行凶的可能也只有一人。那么,如果凶手只有一个人,他为何会留下两行不同的带血的脚印呢?

随着调查的深入,这起特大杀人案背后的玄机越来越多。案发现场的楼房房主其实是曾家姐妹的父亲曾庆武。大约在两年前,曾青华借用了一楼开了个南杂店,在门口摆上这台机器,替人加工肉丸。案发前一阵子,妹妹曾青燕回到娘家,便居住到了这里。2015年8月5号一早,当地有村民目击了曾青燕在操作这一部机器。而南杂店老板曾青华居住在附近,她每天早上8点钟准时从家里过来打理小店。警方由此断定,犯罪嫌疑人进入现场时间,应该在7点到8点之间。

警方推断,凶手首先将妹妹曾青燕杀害,而就在凶手准备离开现场的时候,第二名死者也就是曾青燕的姐姐曾青华上了楼,凶手又对她下了毒手。曾青燕此前几天一直带着年幼的儿子在屋内居住,如果说凶手真的是为了杀她,大可不必选择在早上七八点钟作案。由此警方判断,凶手与死者并不熟悉。在对曾青燕姐妹俩的生前情感生活进行调查之后,警方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这是办案民警在死亡现场提取到的一些生物检查,技术处理的结论是,这些生物检材来自于一名男性,由此警方将排查范围缩小到本地男性村民当中。此人虽然家在本地,但却很少在村里居住,另外曾青华被杀现场搏斗痕迹明显,警方因此认为凶手身上也应该有伤。

井源村10岁到70岁的男性村民共有844人,按照这些因素进行排除。在案发第4天晚上,一个名叫刘玉宏的17岁少年进入了警方的视线,他随后被警方抓获。通过赣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在案发现场提取的生物检材正是属于刘玉宏本人,他是这起特大杀人案的真凶。那么,这个17岁的少年为何会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呢?

这是一瓶再也普通不过的纯净水,谁又能想到这一起特大杀人案的缘起,竟然由它开始。刘玉宏:“路过那里,我刚开始买了一瓶水,然后就看见只有一个人在那。”曾青燕在收银之后,将钱放进了储物柜,这一幕被犯罪嫌疑人刘玉宏看在眼里,他决定抢钱。刘玉宏:“向她要钱,她说没有,把我推到了,推倒的时候我就把她也弄倒了,弄倒在地,可能是跌得比较重一点,摔在地上不怎么会动,所以我就逼她拿出钱来,她就在地上摸到了一把镰刀,往我腿上刺了一下,我在客厅找了剪刀,往她身上刺了几下,结果就把她给杀了。

刘玉宏的父母在宁都买了商品房,当天他从老家带了行李回城,身上带着换洗衣服与鞋子,在杀人之后,他怕罪行暴露,先是将曾青燕的尸体拖到床下藏匿,接着换掉沾满血的衣服与鞋子。而就在这个过程中,死者曾青华与两个孩子也上了楼,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他再次疯狂杀人。正因为刘玉宏换了双鞋子,现场才会留下同一个人的不同带血脚印,当他落网之后,现场的种种谜团也迎刃而解了。只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一个刚刚初三毕业,即将上高中的17岁少年,为何会如此的残忍呢?

据犯罪嫌疑人刘玉宏交待,由于父母在外地打工,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与姑妈生活。由于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刘玉宏经常会被同龄人欺负,内心十分自卑。按照刘玉宏的说法,童年对于他来说,所充斥的都是痛苦与无助。不过,随着渐渐的长大,他的体格要比同龄人健壮得多,凭着这一点,他的角色开始由被欺负转到了欺负别人,这让刘玉红体验到了暴力带来的变化。刘玉宏:“老师看我个子比较大,然后让我管班里,这后面时间就没人欺负。”作为班长,刘玉宏表面上有些威信,其实他根本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于是他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青年,并且频繁地与这些人到县城吃喝消遣,这也大大增加了刘玉宏的开销。民警:“抢钱,他仅仅是为了要零花。

刘玉宏,这个疯狂杀害了四个人的残忍凶手,仅仅只有17岁,呈现在我们记者面前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他脸上的纯真很难让我们相信,他就是杀死四个人的“杀人狂魔”。刘玉宏对生命的漠视令人震惊,毫无疑问,他的成长环境可能对他的性格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成为他草菅人命、践踏法律的理由和借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