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出来的时候,那篮子里的番薯,洒倒在了院子口的石凳上

来源:小斌聊农村 2018-12-03 14:42:44

屋外传来大连的叫喊声,云巧沾了一身湿,给他们穿好了衣服,拍了拍他们屁股打开门朝着外面喊道,“大连,后屋子呢,你帮我照看会他们,过会我来带。”大连接过大宝二宝到手中点点头,“我听大哥回来了就过来看看,程哥家煮了炖肉,让大哥大嫂一块过去吃呢。”“等会我们过来,你先去,对了,把这带上。”云巧从屋子里又拿出块洗干净的尿布,免得到时候还得回来拿,“吃饭前别让他们吃太多了。”大连应下抱着俩孩子离开了,云巧放下遮挡胸前的衣服催促道,“你还没洗完,要过去吃饭了。”“帮我拿一下衣服。”云巧拿起挂在架子上的衣服刚一转身,白黎轩就站了起来,哗啦一阵水声,一块布裹在身下黏贴在了一块,云巧撇过脸去把衣服递给他。耳边传来他一声轻笑,“先擦干。”听着那悉悉索索的声音,云巧侧站着没有去看,她身上还湿漉漉的呢,屋子里顿现一丝暧昧。“你不换?”白黎轩系上扣子见她还站着,走到她面前,云巧拿起一旁的衣服推搡了他一把,“你出去我就换了。”

“你在害羞?”白黎轩站在原地没动,双手一抓固住了她的手,低头看到她这耳后的一抹红。“没有的事。”云巧矢口否认,“你先过去,我还要收拾屋子呢,看你们洗的满地都是。”“你换,我来收拾。”白黎轩眼角一抹笑意,拿起扔在地上的衣服在水桶里,云巧叹了一口气,她就是有点紧张。背对着他很快换了脱下了外套,换上了另外一件,从他手中接过布把地上的水渍擦了擦,“好了,走吧,把衣服拿出去等会回来再洗。”十一月的稻田村农田间忙碌的人并不多,上半年光顾着去大安,种地的没有几户,那些回来的,这过年和明年上半年都得依靠着那拿在手中的一点,管辖这片村子的官员那次被他们打怕了,该给的给了,多的也没有,修缮过屋子,其实也没剩下多少。程志平家的院子里热闹得很,堪堪坐了几十个人,摆了四张大圆桌子,大宝和二宝遭人疼,就算程亭亭不喜欢云巧对这俩孩子还是很不错的,个人在这一群大男人中吃的香,嘴巴又甜,左一口叔叔,右一口哥哥的,等云巧他们到,俩小家伙已经给喂饱了。

这里养孩子没有这么多的讲究,孩子养的活养的大才是关键,哪里像现代这样,还讲究多久不吃盐,多久不能吃什么,云巧看那个小谗猫沾的满嘴嘟囔了一声,“真不知道像谁,这么贪嘴。”一旁的白黎轩听到了,不经意笑了一下,“像我吧,我小时候没得吃,所以一旦有吃的,我就会死命塞,撑死着也要再吃一口。”白黎轩轻描淡写的话听在云巧耳中却有些心疼,抬起头白黎轩眼中反而有一丝安慰,云巧笑了,“娘说我小时候就是饿死鬼投胎的。”“大哥,大嫂,你们来了。”大连有些心虚,说好的不让他们吃,一到这,个小家伙如今已经小肚子圆圆了。“凉~”二宝嘴里不知道塞了什么,话都说不清楚,云巧一摸他嘴边的,原来是烤熟了的芋艿,拿出帕子给他擦了下嘴,让他们自己在院子里走着,她则去了厨房里要帮程亭亭打下手,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程亭亭高喊了一声哥,云巧停在那也不知道该进还是退。“亭亭,你年纪也不小了。”接着是程志平的叹气声,“你当初是在娘面前是怎么答应的。”

“那他不是都没提起么,就是为了让娘安心的,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不提是因为人家厚道,考虑到你的感受,可这婚事就是订下的不能抵赖的,否则你让爹娘如何九泉之下安心。”云巧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喊了一声,“亭亭你在里面么,我进来帮你一块。”说罢推开了帘子要走进去。程亭亭侧对着她眼眶微红,云巧权当没看到,和程志平打过了招呼,“外面人多,你也出去吧,这交给我们就行了。”拿起一旁的菜刀,云巧拿起篮子里的菜利落地切碎了,灶锅里加着热,舀了一勺的猪油下去,把菜都倒了下去,一阵烟雾冒了上来,程志平走了出去,程亭亭擦干了眼泪转身在一旁默默地揉起了面。厨房里除了烧菜声再无别的声音,大锅子炖的肉逐渐散了香味出来,程亭亭拿起锅盖拿筷子戳了一下肉,够软了才把几大块都拿了出来,切成巴掌大的一块一块,肥的在上,瘦的在下,肥肉上划下了刀,再倒上调味好的酱料,放在一个大盘子腌了一会才放锅子里继续蒸入味。

这算是一道过去程志平还是副将的时候家里的厨娘时常会做的菜,那些剩下的炖肉油汤搁在一旁可以做汤料,云巧知道程亭亭是个极为能干的姑娘,经历过最贫困的生活,随着她哥哥的迁升也做过大家小姐,到现在回到原点。“云巧姐,这交给我就行了,你出去吧。”除了锅子上顿的和还没烧的汤,菜已经差不多了,云巧点点头走了出去,洗过了手去到白黎轩坐的那,大宝似乎是吃太多了,扭扭捏捏地在白黎轩怀里说难受,云巧问程志平取了干净的针,在灯火上烧了一下,拿过大宝的手,在他大拇指指甲下戳了一下,挤出了血。大宝一下就给疼哭了,可委屈地往白黎轩怀里钻,二宝则盯着云巧手里的针一手紧张地抓着白黎轩的裤子。“以后还吃这么多不?”二宝立刻摇摇头,松开了拽着他裤子的手,只手都藏到了身后。这么点大的孩子说好教也容易,说难教也难,好的习惯一旦养成了经不起别人一破坏就会回到原点,只要有人包庇,个都贼的很,知道娘要教育了爹爹不帮忙,就学会找外援了。云巧可以预见几年之后她该追着他们个跑了。

大宝干嚎了几声就在那啜泣了,典型的忘了疼,看到云巧把针还给程志平了,伸着那只被戳过的手朝着云巧过来,要她亲亲才好。云巧摸了摸他的肚子,就这么会功夫,俩人到底是吃了多少。等着所有的菜都上齐了,个人也就没这胃口吃了,程志平把水井给封住,让个人在院子里玩,大宝手中抓着一根树枝,正一脸狰狞地瞪着鸡舍里的那几只下蛋鸡,威胁似的挥着手中的树枝,二宝则抓起什么都往里面扔,几只鸡躲在了最里面咯咯叫着。云巧时不时看他们一眼,白黎轩给她夹了那炖肉,“让他们自己去玩,脏了洗就是了,这可是当初我们军营里最喜欢吃的一道菜。”炖肉上撒了些葱花,周围还有些豆腐肉末,最初切开过,所以炖熟了之后夹起来都是一片一片的,云巧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好,煮了回的肉也不是那么油腻,“那你们军营里头也挺享受的。”“这菜就是那个捡到我的老炊兵发明的,军营里本来就有肉,大伙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老炊兵就说还得好吃,所以才做了这么一道出来。”

在军营里,除了打仗之外,也就是好酒好吃的是一种享受。白黎轩的语气里带着一些怀念,二宝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跑了过来,在白黎轩身边‘爹爹’喊了几声,白黎轩伸出手来,二宝小手一松开,一只不知道他那里找来的虫子放在了白黎轩手中,二宝小嘴一咧,一下又给跑走了。云巧心中默念了一句,这绝对不像她,她小时候多乖巧啊,邻里之间哪一个看到了不夸她乖巧可爱的...从程志平家回来,大宝二宝已经玩累了睡着了,把他们放到床上,白黎轩去了一趟山坡看地,云巧则把他们之前的衣服拿出来,一开始做的时候就做大了,如今把卷上去的缝线拆掉,刚好现在穿。外头有人喊,云巧出去一看,是隔壁那许二家的媳妇,手里拎着一个篮子,递给云巧,“这是刚挖的番薯,也没多少东西,你们刚来肯定没啥吃的,拿着。”“那怎么可以,你男人这不也刚刚回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云巧没接那篮子,拿着出来的时候,那篮子里的番薯,洒倒在了院子口的石凳上,人已经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进村子的时候交给里正不少,里正分了一些给村里人,所以大部分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和善的,云巧把番薯拿进了厨房里,舀上三勺的米,浸在水里泡着,晚上就做番薯蒸米饭。傍晚,家家户户炊烟起,云巧在灶锅子里把米倒下去,掺了水,再把切块的番薯放下去,盖上盖子蒸煮,中午从程志平家还带了些肉汤回来,云巧取了腌菜在水里熶了一下去咸,切了腊肉片和那肉汤一起炖煮着。等白黎轩回来,饭已经好了,特别给大宝他们准备了小桌子,就放在他们旁边,云巧让他们自己吃这捂饭,“这山间也没有鱼,要不下回去城里瞧瞧,买回来给孩子炖汤喝。”云巧就牢记了过去爷爷常说过的一句话,多吃鱼,聪明。“明早你和我一块去那河瞧瞧。”白黎轩想了下说道,“那说不定也能网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